我和农村少妇那些事儿小月阿姨 - 第219章章竹清和寡妇的故事

  章竹清和章铁军四叔在江西待了差不多有两个多星期,回来的时候,确实装了一车竹子,章竹清这小子嘴巴甜,他们去的江西婺源那个地方所在的村子不大,也就二三十户人家,有一户做豆腐的人家,一家四口,一个寡妇带着公公婆婆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章竹清和章铁军四叔就睡在这户寡妇家里。

  章竹清他们白天去山上砍竹子,晚上回来就帮这户人家编一些竹椅子或竹篓子算是作为免费住宿的一种补偿,这户人家的老头老太一直有想给自己媳妇找一个男人的打算,但村里人家少,年纪轻的不会娶一个带小孩的寡妇做老婆,年纪大的都已经有老婆了,所以,尽管老头老太一直有这个心,但儿子过世已经七八年了,这儿媳妇至今还是守着寡妇的清白之身过那没有性生活的寂寞日子,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守活寡啊!

  这个寡妇初看人长得一般,但说实在话是那种非常耐看的类型,给人的感觉非常平和大方,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你一时头脑发热,忍不住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摸了一把,但你却不用担心她会给你狠狠一巴掌,因为这个女人会无比地宽容你、接受你……

  这个寡妇的个子挺高大的,从后面看,屁股鼓鼓的也挺多肉,两只奶子看起来体积好像也不小,但总感觉不够圆、不够挺,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寡妇的奶子上裹了厚厚一层麻布,她就把这层麻布当内衣,要脱去了这层麻布,寡妇身上的那两团奶子还是相当诱人的……

  这寡妇干起活来真不要命,简直比小月阿姨都耐干——山上砍柴,地里干活,家里洗衣、做饭、喂猪……样样都在行,再加上人高马大的,干起活来简直就抵得上一个大男人,章竹清和章铁军四叔住在她家的这段时间,这个女人明显比平时更爱干净了,几乎天天都洗澡,山里地方也没什么江河湖泊,这水是从上山流下来的山泉,这个寡妇每天就拿着两只木桶去山脚下挑水回家来洗澡,当然除了她自己洗之外,她还不忘把家里的水缸里装满水,等章竹清他们回来的时候,也好洗澡。

  章铁军四叔是个“死不响”而且人长得也没章竹清那么讨人喜欢,所以,在这个寡妇和老头老太的眼里,这章竹清似乎是上门女婿的合适人选,再加上章竹清这张嘴特别会说,在这个寡妇的面前说了好几次甜言蜜语——姐姐,你要稍微打扮一下,准是一个大美人!姐姐,你今天穿得这衣服真好看……

  这些话听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花痴,但对于一个已经守了八九年活寡的农村少妇来说,这样的甜言蜜语就像是在她的心坎里扔进来一颗原子弹,把她整个人都彻底炸迷糊了,炸得寡妇她失去了矜持和理智!

  有一天晚上,天气确实是特别的热,到了晚上差不多十点钟的样子,章竹清被一坨大便憋醒了,他就起床来院子里的马桶上拉大便,这个时候,他看见寡妇姐姐端着一大盆水,在院子里洗澡,那天晚上,天上布满了星星,皎洁的月光徐徐地照进院子里来,寡妇姐姐把身上裹着的那条麻布徐徐地脱了下来,并把身上的内裤也脱掉了,寡妇转过身来,两只圆滚滚的奶子在月光下看起来原来竟是这么大个,两腿间一汪黑乎乎的毛草也十分地茂盛,章竹清使劲揉了揉眼睛,这大半夜的,不会是在做梦吧!他用手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还挺疼,这不是在做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