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船嬉春外传

1【赌船嬉春】(外传)【作者:不详】作者:不详
字数:8757
************
赌船嬉春(外传)
我是胡小思,今年二十岁,是大学一年级生,那个迷上暴露和凌辱自己女友
胡作非就是我大哥。其实不止我大哥,本小姐的男朋友也是喜欢暴露和凌辱自己
女友的人,他们可说是臭味相投
我最初也觉得他们很变态,怎会有男朋友主动把自己漂亮的女友送给别人淫
弄,甚至还在旁拍摄留念呢?但作为他们的妹妹和女友,可能被他们感染了凌辱
的思潮,又或是渐渐上喜欢这种又刺激又羞人,但又令人兴奋不已的游戏,我也
渐渐乐在其中了
上个星期六,阿彪和我跟少霞和我大哥两对情侣上邮轮渡假,其实是赌船而
已,比起真正的环游世界的大邮轮还差很远。因为阿彪爸爸经常光顾这艘赌船,
我们就能够拿到免费的VIP房间,但这VIP房间也只是小小的,有两张双人
床、一个浴室的套房而已。阿彪说船上还有无上装酒吧,那些女服务生上身都没
穿衣服……嘿!恐怕他为的就是这个调调儿了。(可恶!)
我们吃完晚餐就回房玩朴克,房里充满着我们四个人的嘻笑声,我们玩的是
锄大2这种玩法,输几支牌就要给赢的画几笔。结果还玩不到十几局,已经每个
人脸上都是大花脸,互相指着对方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和少霞本来就是亲上加亲,所以我们经常会联合来对付那两个男生。哥哥
在对付我和少霞的时候总是手下留情,反而可怜的阿彪,这个号称是扑克玩家,
今晚输得四脚朝天,整块脸差不多给我们画黑了。因为我们一边着喝啤酒一边打
扑克,所以在酒精刺激下,看到阿彪的大花脸,我取笑他是包青天,于是就越笑
越疯
「这样下去不行了。」阿彪说:「我整个脸都没地方再画了,我们改个玩法
吧!每人轮流说个罚则,然后再玩,输的那个要按那罚则受罚!」我们也觉得这
个办法更好玩,当然拍掌附和
大家去洗了脸,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游戏。刚开始大家还有点规矩,说「打手
掌」、「刮鼻子」、「装狗叫」等等这些像话一点的罚则,但后来每个人都被罚
得有点失去理智了,加上每个人都喝了好几罐啤酒,罚则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可
怕,但气氛却越来越兴奋
笑声当然是兴奋的源泉,但除了笑声之外,我和少霞的胴体也是两个男生兴
奋的原因。我们两个刚才才洗完澡,浑身散发着芬芳,加上我们两个都只穿着薄
薄的睡裙,里面连乳罩也没穿,因为我们四个人已经很熟络,所以连平时穿得保
守的少霞,这次也像我穿得那么清凉,看得阿彪和哥哥两人的鼻水口水都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