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彻底背叛了我

 
 整整一个小时后,春天才在我的温言安抚下,平静下来。她慢慢也意识到自己对张志学的态度确实有点居高临下,只是嘴上不想承认:“我觉得他已经在乡下待得和这个社会有很大脱节了,社会就是这样的现实的,如果是一个弱者,你就必须服从强者所制定的规则,老公,你等他来了,好好跟他讲讲,你是一步一步怎么走到今天的成功的—不,他即使学你也学不来,我老公是一群极少数的天生的精英分子,我作为他学习的榜样已经足够了!”
  是人的本性太善变了吗?还是现在的人越来越势利了呢?我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春天永远不会意识到,是她最信任的老公的无心之失,毁坏了她内心深处最圣洁、最纯美的感情—初恋。
  “你们以前是很相爱的。”
  我盯着电视机,闷闷地冒出这样一句。
  春天是一个很敏感的女孩。她脱下鞋,爬到床上,想要辩解,又不知如何开头,便掏出手机,输了很长的一条要短信让我看:志学,我们之间要展开的不是以往的恋爱关係的继续,那一段往事只能存在于你我的记忆中了。你来我这裡工作前,还要认真想一下:以后我在单位可是你的领导了。我可能会当众批评你,可能会跟你摔稿子—回到家裡,你可以在床上尽情征服我的肉体!但是,要重新征服我的心,你要学得还是太多。希望你表现好点吧。
  等妻子把短信发出去以后,我才告诉她最后一句话可能会让志学有那方面的联想,妻子脸红了。
  “春天,你的脾气确实有些见长了。比如今天早上……”
  我及时地收住了话。
  爱妻低眉顺眼的认错:“人家错了,以后宋南烟要你陪着上街,我绝不和她抢了。”
  南烟我是15岁的闺女,貌似对我有点恋父情节—成长的烦恼在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啊。
  “你最近好像变得很宽容哟。”
  “说真话,如果南烟脱得光熘熘的像个小白羊一样地躺在你怀裡,你下面会就不会硬起来?如果我是男的,我估计我会。南烟多可爱呀!”
  “问题是你说的这种情景根本就不合逻辑,不会发生。再说,乱伦可是大罪!”
  “要倒退一百年,我要面对的可是沉猪笼。再过一千年,你敢肯定乱伦还会是罪?最根本的问题,是以前人类无法通过避孕来解决因为乱伦而导致的基因突变,最后导致种族灭亡,人类的情感是决定道德适用的最重要尺度,普适的道德标准是为人类共同的情感而设立,但个体的道德标准也可以因人而异—只要你不侵犯到他人的自由与尊严。社会越开放个体就越幸福,这才是人类发展的方向。再说,南烟是很爱你的,我也挺喜欢她。”
  春天一直持有这种观点:道德这个包袱的容量有限,太多了就会适得其反,不会给人类带来太多幸福。我还尤自沉浸在春天的思路裡,春天却又自嘲地一笑:“我说这些,你会不会以为我是在为自己红杏出牆作自辩状?”
  我笑了:“选你作编辑部主任真没选错。”
  妻子得意地昂着头:“我虽然没有南烟的绝色,没有齐娟的气质,但我是我,我永远对自己有最积极、最充分的肯定!这一点,谁也比不了。”
  看着妻子的侧面,我心情确实有些複杂,这个社会,没有一个女人是可以轻易驾驭的:“我以为你不爱南烟。”
  我本能地不想面对妻子内心中确实有一个坚强的自我。同时更有一种强烈的男权意识,希望通过任何形式的性手段,哪怕不是我本人实施的,来柔化或摧毁她的自我。
  妻子笑了:“谁不爱南烟?我要是她的男同学,她会是我中学最美好的回忆。”
  就在这当儿春天的的手机震动了两下,貌似收到一条短信,春天自己打开一看,面红耳赤地呸了一声。
  我俯过去一看,是志学发的:在床上我要彻底地征服你,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我的小蝌蚪会天天鑽进你的子宫裡游泳的。不过,你还是让宋哥也射吧,如果宋哥真担心精子质量不行,可以让他吃避孕药。我年轻热烈的爱情会和他的爱同时竞争,看谁更早在你体内结出爱情的果实。在床下,我会尊重你—把你当成宋哥的爱妻,除了偶尔搂搂你,亲亲你,这一点可以吗?
  春天回了一条:宋平同意的,这一个月我全是你的。不过一下床,你就不能碰我了!
  志学又回了一条:那在你穿衣的过程中,我可以将你重新脱光了吗?
  春天看到这条便有些动情,回道:你非要将我脱光,我也只能由着你。只要在床上,你就是我的主宰,一切都随你。
  我面带微笑,着看妻子和志学打情骂俏,嫉妒之情让我早已慾火升腾,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妻子肉乎乎的圆润大腿上。
  再一条短信让一直端庄自矜的妻子真不好意思回了:那你在洗澡时我可以进去吗?我可以在那裡操你吗?
  现在怎么把流氓罪给取消了,要不然我就举报你!妻子嘴上还硬,下面的裤头已经有了明显的湿意。
  在宋哥不在的时候,我想在别的地方干你,比如你家的书房,客厅的沙发,可以吗?这样,会不会不尊重你?
  我笑了,这个志学,挑逗春天的手段还是挺高超的。
  不算不尊重。宋哥这一段时间都不会在这边。
  输完这一条,妻子便抱住了我,呻吟着:“老公,我要彻底地背叛你了,你会怪我吗?”
  “只要你能和南烟处好关係,我心裡就很满意了。”
  今天早上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一大早女儿南烟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陪她去买书。我便跟春天建议,要不我们晚上去买衣服,下午我先陪女儿。春天不高兴地嚷嚷了两句。
  南烟发育跟她妈妈一样,细高挑的个子,面容姣好,走在大街上,衣着打扮得再成熟一点,如果不细看面相,已经分不出她是中学生还是大学生了。
  令我很鬱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