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 第13回 功败垂成

  袁齐天扛着钨铁棍昂首走来,脸上挂着挪揄和嘲讽的表情,就在他大步踏来之时,两道婀娜妖娆的身影飘然而至,正是洛清妍与于秀婷。

  当年于秀婷的师兄便是死在昊天教手上,如今见到昊天魁首,剑仙心中杀机翻涌,玉指一点,锐利剑气直取沧释天。

  沧释天焉敢轻忽,使了一招“天火墙”,以炎气筑起一道环身火墙,封住剑气。

  洛清妍咯咯一笑:“沧教主真是好功夫,妾身也来讨教一番。”

  只见她白衣飘动,玉手轻挥,将元古大力和冰髓劲同时使出,冰霜封烈火,大力破气墙,沧释天只觉体内气血翻涌,难受的几乎要吐血。

  仙妖联手诛昊天,邪神血战拼生途。

  翻掌开战端,顷刻引杀机,沧释天一出手毫无保留,光明业火推至巅峰,白光烈火焚烧八方之野,只见于秀婷不慌不忙,玉足挪移,剑气护体一举冲过滚滚热浪,一击“海涛剑界”掀起滔天巨浪,浪涛剑气扑灭火舌,沧释天举掌迎上,于秀婷剑指刺杀。

  掌指相对,两股不世根基悍然撞击,各自赞叹对方修为,沧释天冷然一笑,暗中祭起“炀血破气诀”,欲以炎劲焚烧于秀婷的剑气,藉此重创剑仙。

  谁知于秀婷毫不畏惧,挥手又是一道剑气,然而这道剑气却与往常的大为不同,因为在剑气外边正好裹着一层圆钝厚实的真气,就像是剑鞘一般包裹着剑气。

  “炀血破气诀”的焚气炎劲只是将外层的真气烧毁,就像是一把大火将宝剑的木质剑鞘烧毁,而里边宝剑却因为火焰烘烤的缘故变得灼热滚烫,化作一柄火剑刺向敌人。

  沧释天暗叫不妙,立即闪身躲避,但也被带着火焰的剑气划伤左臂,除了皮肉刺痛外,还被自己的炎气烧伤筋络,苦不堪言。

  于秀婷娇叱一声,再施绝学,天心剑器应声而动,霎时万物为剑,凝劲成器,铺天盖地的刺向沧释天。

  沧释天猛然一喝,运起天穹妙法,星河太极图加持守护,抵御满天剑光。

  剑光淹没与万里星河之内,而太极图腾亦遭锐器划破,这一回合剑仙邪神是平分秋色。

  “邪神留神哩!”

  洛清妍娇媚的笑声响起,听在沧释天耳中却犹如死神叩门,唯有硬着头皮出手,一口气连用“焚心掌”与“火蜃手”两大绝技,洛清妍咯咯一笑,美目流转,玉足坠地,抽吸大地元力,使了一招拔山掌,借着地气相助一招破两式。

  方才与剑仙相斗,沧释天内元已是耗损不小,如今再临妖后逼命,难免左支右拙。

  洛清妍强势压境,反手使出赤凤灵火,竟是一招“蛮荒赤鹑翎”,赤色火炎笼罩而来。

  为求脱身,沧释天再度施展“炀血破气诀”,希望能够焚烧洛清妍的真气,以此换取一丝喘息之机。

  谁知焚气炎劲却遭凤火吞噬,沧释天顿时恍然大悟,暗叫不妙:“这妖妇乃是凤凰化身,以火斗火只会让她优势更大。”

  心念急转,收回光明业火,转化功体,只见他双掌合十,闭目诵经,浑身绽放佛耀圣光,正是佛门的“万佛唤心经”。

  这万佛唤心经有平复心神,巩固经脉之效,先以此佛门秘式挡住凤凰灵火的第一波攻击,随即掌化太极,再度祭起“天穹妙法”,以星河吞噬凤火,借太极卸去妖力。

  洛清妍柳眉一扬,轻笑道:“原来你这些年来还隐藏在三教潜修,难怪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沧释天哼然冷笑,打出一拳“繁星落”,只见气劲化作万千繁星,如同流星雨一般扑向妖后。

  沧释海与昊天圣母没有道门根基,只是发挥天穹妙法的卸力化劲和疗伤的效果,而沧释天则不同,他身负三教绝学,亦有深厚的道体,天穹妙法在他手上可攻可守,变幻莫测。

  洛清妍娇叱一声,逼出妖力,妖气凝聚,化为形体,正是“凝气成体,身外化身”。

  然而她并不单单化出一个身外身,而是化出六个,这正是云霄六相的最高境界,一气化六相,只见六个身外身分别使出“苍木淬火”、“冰髓劲”、“拔山掌”、“狮王拳”、“八臂通猿手”、“元古大力”这六种妖族神通。

  先是八臂通猿手迎击万千流星之势,这八臂通猿手讲究一个快很准,修炼到最高境界时可以在眨眼间摘光一颗百年老树的输液,面对这流星落雨,洛清妍的这个物外化身出手如电,瞬间便接下了一半的流星,而元古大力势大力沉,正所谓一力降十慧,任由流星雨再繁,也是一击轰破。

  拔山掌可抽吸地气元力,为出招者提供绵长后劲。

  狮王拳则是结合狮吼般的声波攻击敌人的心神和肉体,而苍木淬火带着剧烈的火毒专门焚烧对手筋络脏腑,而冰髓劲便是冻结敌人血气。

  六大神通结合使出,天穹妙法顿时受挫,沧释天惊叹之余,再度应变,使了一招“星云爆”,只见他双掌一怕,带动星辰气劲的撞击,星辰破碎顿时爆发出强烈的劲力,便是“云霄六相”也被这股爆炸性的力量震碎。

  洛清妍秀眉一皱,瞬间思索出破敌之法,只见她柳腰轻摆,娇躯如蛇,轻巧地在“星云爆”的劲气中穿梭,这一招正是“补天诀”的灵蛇身法。

  借着柔软的身段和滑腻的真气,洛清妍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天穹妙法的连续两大杀招皆被对手轻松瓦解,沧释天更是惊讶,暗忖道:“这妖妇的实力尚未见底,就算是一对一我也未必能够讨好。”

  在他惊叹之余,身后又有剑气刺来,沧释天不由叫苦不迭,剑仙乃是练剑入道,其攻击力犹在妖后之上。

  勉力封住袭来的数道剑气,沧释天已经感到力不从心,真元不济,手心蓄满冷汗。

  妖后剑仙虽是稳占上风,但却也不由惊叹沧释天的能为,就算是两人联手逼杀要解决他也得花上五百多招,而更别谈跟他单打独斗,恐怕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杀死这个昊天邪神。

  以一敌二,沧释天之所以能够久立不倒,并不是他根基比妖后、剑仙雄厚,而是他层出不穷的功法。

  三人根基和功力都在伯仲之间,但沧释天将儒道佛三教绝学轮番施展,借着招式的游斗暂时力保不失。

  事实上即便是单打独斗这三人的胜负还在未定之天,因为过多而又繁杂的武功招式对战局的胜负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高手对决最重的还是根基与心境。

  平日里沧释天也不会施展这些武功招数,因为高手修炼最重要的便是一心一意,考虑太多反而会对修为有所影响,但如今他凭着偷学三教的武功勉强与两大先天周旋,暂时保住性命。

  然而仙妖两大高手虚实结合,左右开弓,一者进攻,另一个便暗中扰敌,就是要沧释天疲于奔命,既留下一线以免他玉石俱焚,又牢牢牵制让他脱身不得。

  二女可谓是纠缠半生,情仇难辨,如今配合起来却犹如双生姐妹般默契,松弛得当,杀得沧释天是叫苦不已,他本想拼着拉一个垫背,但却又发现死局之中又有活路,叫他难以狠心一搏,想要逃命脱身,却又觉得自己是泥潭深陷,进退不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沧释天真元越发虚耗,如今他便是想要玉石俱焚也没有足够的真元,即便勉力施展敌我同亡之招,下场也只是他一个人去死,而洛清妍和于秀婷恐怕连一个头发也不会掉。

  那厢边上,袁齐天一根钨铁棍舞得虎虎生风,元古大力笼罩四面八方,昊天圣母与沧释海被牢牢压制,光明业火刚刚烧起就被袁齐天一巴掌拍灭,而五彩霞光方要绽放却遭铁棍打散,两人想祭起天穹妙法,施展星河太极图卸劲自保,却发现对方的力量根本就是消解不掉。

  只见一击元古大力打来,霎时间星河倒流,太极崩碎,两人同时吐血。

  而另一边上,龙辉一掌按在水灵缇的气海之上,一招将她制服。

  而孔岫更是轻松,袖子一卷就让沧子明满地打滚。

  龙辉看着气脉被封,浑身无力的水灵缇不由笑道:“缇奴,不如让主人替你开家妓院,让你亲身接客,保管你财源滚滚,衣食无忧,总胜过你天天在刀尖上打滚。”

  水灵缇脑海中不禁泛起昔日那一幕,吓得娇躯瑟瑟发抖。

  沧子明抹去嘴角的鲜血叫道:“不要伤害她,你们要杀便杀我吧!”

  水灵缇闻到此言,眼眸顿时一阵发涩,泪水已经蓄满眼眶,咬唇道:“师兄,你快走,不要管我……”

  龙辉见他们如此相互牵挂,暗忖道:“若冰儿遇上危险,我恐怕也像沧子明这般。”

  想到这里不由叹道:“沧子明,你不用紧张,我不会伤害她的,只要沧释天伏诛,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沧释天怒极反笑地道:“伏诛?黄毛小儿也敢口出狂言!”

  话音未落,差点被于秀婷的剑气刺中喉咙,洛清妍不禁咯咯娇笑道:“沧邪神,你可别狮子张大口,省得大风闪了舌头。”

  于秀婷接口道:“他那里是狮子,分明是一只躲躲藏藏的老鼠”洛清妍拍手赞道:“妙哉,老鼠出来后,就是被当众追打。”

  于秀婷点头道:“如今他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一者媚笑嘲讽,一者冷淡补充,两人不但招式配合无间,就连骂人也是毫不留情,气得沧释天胸口一顿闷涨,差点没当场吐血。

  倏然一道碧绿身影飘然而至,站在外围掠战,正是林碧柔。

  龙辉见她来到心中大喜,哈哈笑道:“沧释天,你地宫已经不保了。”

  一棍压住沧释海和昊天圣母,袁齐天嘿嘿笑道:“昊天教可真是善财童子,一夜之间便让吾等腰缠万贯!”

  昊天圣母与沧释海同时被铁棍压住,下盘深陷地面,动弹不得,两人皆是面带惊恐之色,昊天圣母根基较为雄劲,在元古大力的威压之下还能勉强说话:“你……小畜生,你做了些什么!”

  龙辉耸耸肩膀,朝林碧柔使了个眼神,她心领神会,笑道:“也没什么大事了,只是妾身趁着诸位离开地宫之际,带着人到贵地一游罢了。”

  昊天教众人已然明白,这所谓的一游就表示他们上百年的积蓄已然落入了对方的口袋里,想到这里个个都是心痛万分。

  孔岫笑道:“钱财皆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诸位何必心痛呢。”

  倏然,只闻一声厉喝,沧释天双眼瞬间绽放邪光,手掌心中泛起一团灼热白光,光芒照射之下,沧子明体内真元迅速提升,周身上下散发着灼烈的炎气,化作一团耀眼的白芒,就犹如艳阳一般,将方圆百丈之内照得一片明亮,犹如白昼。

  只见沧子明发出痛苦的哀嚎,身体像似不受控制般一拳打向孔岫。

  面对这般变化,孔岫不敢怠慢,鼓起剩余的七成功力,一掌拍去,谁料他竟是力弱半筹,被沧子明一拳震开,而且掌心也被炎气烧得焦黑。

  孔岫面上露出诧异惊讶的表情,深抽一口冷气道:“丹鼎火种?沧释天,想不到你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居然这样对待你的亲生骨肉。”

  沧释天不理孔岫的责骂,暗中鼓动真气,操控沧子明的动作,只见沧子明朝着袁齐天扑了过来,五指伸出猛地抓住钨铁棍,口中发出一声嘶吼,竟硬生生地将钨铁棍推开,昊天圣母和沧释海立即纵身后退。

  袁齐天气恼之下,猛然催动元古大力,甩动钨铁棍,在沧子明胸口上砸了一棍,只听砰的一声,沧子明被打得趴在地上,然而袁齐天也感觉到手中棍子一片火热,十分烫手。

  “啊!”

  沧子明继续哀嚎痛哭,其动作似乎不受他自己控制,拳打脚踢杂乱无章,然而每出一击,都是火烈炎灼,其方圆之内皆是焦土赤地。

  搜的一下,沧子明竟然毫发无伤地窜了起来,化作一道白光,朝着洛清妍和于秀婷掠去。

  沧子明瞬间爆发出强悍的功力,竟然冲过了妖仙的困局,与沧释天会师一处。

  如此变故,洛、于二人也是惊愕不已。

  龙辉忽然想起鬼幽曾经说过的事情,光明业火除了功法霸道外,还可以种植“真气蛊虫”,这所谓的蛊虫就是将本命元气植入一个活人体内,便可以暗中操控此人的动作,就像符九阴操控人偶一般,但“丹鼎火种”的操控只能使用一次,因为一旦引发“丹鼎火种”,其体内的气血便会作为火种的燃料,不用多久就会被活活烧死。

  如果这个被“种蛊”的人也是修炼光明业火的话,那他所爆发的力量也就越大,就像沧子明可以越级挑战洛清妍等人一样。

  丹鼎火种只是一次性消耗的东西,只要沧子明的气血被烧干,丹鼎火种便会随着他的死去熄灭,看着沧子明的命火即将熄灭,沧释天猛地一掌击在其背后,输入一道炎气,引爆沧子明体内的丹鼎火种。

  只见一道璀璨白光闪过,沧子明就像是一桶火药,猛地炸开,强烈的冲击力夹杂着热浪朝洛清妍和于秀婷席卷而来。

  两人不敢轻视,唯有运功抵御,两股沛然真元筑成气墙,将丹鼎火种的爆炸挡在十步之外。

  看着沧子明惨死。

  水灵缇尖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走!”

  沧释天借这半刻的时机,果断撤退,昊天圣母和沧释海也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林碧柔虽然是守在外围,但方才也被爆炸震出了空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三人逃之夭夭。

  龙辉怒喝道:“给我站住!”

  他不顾伤势,强行祭起十成功力,动用五行真元,方圆之内五行应和。

  戍土真元修筑土墙拦住退路,乙木真元催生怪藤缠住沧释天众人的身体,葵水真元汇入泥土形成泥潭,裹住三人的下足,而离火真元则点燃周围草木,化作火阵围困敌人。

  强运五行,龙辉五脏一阵剧痛,猛地喷了一口鲜血,但他忍住剧痛叫道:“快,杀了他们!”

  洛清妍、于秀婷和袁齐天三人立即扑杀过去,沧释天不由暗叫一声:“吾命休矣!”

  五行化牢狱,昊天逢灾劫!然而一阵清脆铃声响起,一具肥胖的身躯悍然入围,竟是云踪所驾驭的那名武奴。

  只见他祭起真武神通拳,噼噼啪啪的一顿乱砸,竟然硬生生地打碎了五行牢狱。

  看到此人,龙辉是又惊又怒,一股刺痛涌上心窝,不顾伤势朝着前面跑去,大喝道:“快停手,不要再打了,你会没命的……”

  跑了几步,忽然感到气脉刺痛,猛地吐了口血,跌倒在地。

  孔岫也是大吃一惊,在他看来这个胖子的武骨甚是平庸,之所以能够打破龙辉全力设置的困牢也是用燃烧生命精元所换来的力量。

  只见那名胖子每出一拳,其脸色就差一分,待他将五行牢狱砸烂之时,他的气息已经几乎消失了,显然已是命悬一线。

  五行已破,沧释天众人借势撤退。

  “阿黄!”

  龙辉撕心裂肺地叫道,两行眼泪嗖嗖留下,鼓劲全力爬了起来朝着那武奴跑去,走的是跌跌撞撞,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远处云踪已经前来接应沧释天等人,只见他那根独臂上正提着一个女子,他哈哈一笑,猛地将手中之人丢了过去,正好从武奴身边经过。

  “武奴,给我——杀!”

  云踪带着沧释天等人远遁而去,临走之前留下了最残酷的一个命令。

  只见武奴鼓起最后的命火,握拳在手,对着那名女子背心便是一击真武神通拳。

  鲜血飞扬,香消玉殒。

  龙辉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正是——柳儿,清秀俏丽的小脸此刻毫无血色,唯有七孔所流出的惊心动魄的鲜血。

  击出最后一拳,武奴的命火已是耗尽,双膝跪地,颓然倒下。

  龙辉哀痛哭喊地跑到两人跟前,抱着柳儿,又看着儿时好友,双眼已经毫无神采。

  看到柳儿这般状况,林碧柔也是美目垂泪,急忙跑了过来,为柳儿输入真气续命。

  真武神通拳刚猛至极,便是有一定修为的武林高手也承受不住,更别提芊芊弱质的柳儿,这一拳已经断绝了她所有的生机。

  有林碧柔照看柳儿,龙辉立即过去抱住那胖子叫道:“阿黄,阿黄,你快醒醒啊!”

  说话之间不顾伤体,替他输入真气续命。

  得龙辉真气相助,胖子睁开双眼,他正是黄欢,他目光散漫,喃喃自语地道:“小虫,是你么,我不是做梦吧……”

  龙辉泪流满面地道:“阿黄,是我,是我!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黄欢惨然一笑,摇头道:“没用的,我活不了啦。”

  龙辉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黄欢猛地握住龙辉的手掌,颤声道:“小虫,我告诉你,你给我挺好了!当年昊天教除了抢走天穹妙法之外……还……咳咳,还在你们家拿走了一件……古,古董!”

  说罢喷了一口鲜血,头一歪便倒了过去,无论龙辉输过去多少真气,黄欢的眼睛都不再睁开。

  “阿黄!”

  龙辉根本就没听进去他在说什么,只是不断悲呼惨叫,试图唤醒这最好的兄弟,但无论他怎么叫,黄欢始终一动不动。

  看着渐渐柳儿和黄欢两人尸体,龙辉已经没有再无眼泪可流,一个是与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象征着他在白湾镇最后的回忆和快乐;而一个则是在自己落魄之时不离不弃的红颜知己,对他娇痴依恋的小丫头。

  自从他去铁壁关参军之后,便再没见过柳儿的面,来到京城之后也因为种种原因,龙辉也没有好好跟这小丫头说过话,就连当日在街上偶遇也只是匆匆一别……至于黄欢更是如此,五年后首次见面却是永别,想到这些龙辉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呆呆的,口中不住地嘀咕道:“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阿黄没了……柳儿也没了……”

  “龙主!”

  林碧柔看着龙辉的模样,心头又是一阵悲痛,泣声叫唤道,想要说上几句安慰的话,却发现嗓子已经被堵住,难以出声。

  龙辉看了一眼林碧柔,不由恍然大悟,抹去眼泪,说道:“碧柔,快些助我,我要用紫气回天生魂术救他们!”

  林碧柔顿时大惊,急忙劝道:“龙主,此事万万不可!”

  看着远去的昊天教众人,洛清妍等人自知已是追之不及,连连苦叹,大叫惋惜。

  忽然听到林碧柔的哭声,回头一看,只见林碧柔不断地朝龙辉磕头,口中不住重复着一句话:“龙主,三思啊!”

  龙辉怒道:“别说了,你不愿帮忙就给我滚到一边去,别来烦我!”

  林碧柔被龙辉这么一喝,更是委屈和凄苦,眼泪越流越多。

  看着龙辉撕开柳儿和那胖子胸口的衣襟,以血画符,洛清妍不禁奇怪,拉过林碧柔问道:“碧柔,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碧柔抹泪道:“龙主他要用紫气回天生魂术救柳儿和黄公子。”

  洛清妍更是奇怪便问道:“什么是紫气回天生魂术?”

  林碧柔苦叹一声,便将龙辉当年救玉无痕的事情说出,又将她与玉无痕共用一命的秘密告诉洛清妍。

  洛清妍听后,不由秀眉大蹙,沉声问道:“如此推断,龙儿是想与这两人共用一命了吗?”

  林碧柔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洛清妍继续问道:“这方法有多少成把握?”

  林碧柔咬了咬红唇,叹道:“以我与师妹当日也是险象环生,差点一起丧命,只怕这次……”

  洛清妍哼道:“我知道了,以你跟无痕祀寰的根基也是如此凶险,而且这两人不但生机断绝,而且毫无武学根基,这小子若施法的话只怕是连自己也赔进去!”

  林碧柔嗯了一声,急忙说道:“娘娘,如今冰儿夫人不在,也只有你才能劝阻龙主了,你快些拦住他啊!”

  洛清妍蹙眉道:“岂有此理,这小子怎能如此不分轻重,先不说这个回天大法凶险异常,便是成功了他也是命不保夕,只要敌人杀掉这两个人中的一个,这小子也得跟着丧命!”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龙辉口诵咒语:“十万法界,玄奇天命,造化契机,种种善缘,重重心关,奈何因果……”

  随着龙辉每念一句,黑漆漆的天空竟浮现阵阵紫云,紫云之中暗蕴夺目雷光。

  天上紫云涌下丝丝紫气,缓缓落下。

  洛清妍凤目一挑,闪电般朝着龙辉后背点去,玉指如电,瞬间封住龙辉气脉。

  龙辉此刻伤势在身,而且又毫无防备,被洛清妍轻松制住。

  气脉受阻,真气难以为继,看着柳儿和黄欢的生机不住流逝,龙辉心中惊怒,开口骂道:“臭婆娘,快放开我,我要救他们!”

  洛清妍皱眉道:“你给我清醒一下,他们已经没得救了,你何必要把自己搭进去呢!”

  龙辉怒骂道:“闭嘴,你给我闭嘴,他们还活着,我可以救,一定可以救的!只要我用紫气大法,他们就能活过来!”

  越说越是激动,竟要强行逆冲气脉,只见他面色一片酡红,当日楚婉冰也用过这法子,最终落得个脏腑受创。

  “岂有此理,这小子真是不要命了!”

  洛清妍蹙眉暗道,以龙辉现在的伤势,如果在强冲气脉的话,最少也得落个半身残废的下场。

  于是她把心一横,牙咬忍痛出手,趁着龙辉还未聚齐功力之前,一掌打在他的昏穴上。

  龙辉闷哼一声,立即昏了过去。

  一口气奔跑了数十里,到了昊天教的秘密地点后,沧释天等人这才松了口气。

  沧释海和昊天圣母都吐了几口鲜血,显然受创不轻,而沧释天也是面色惨白,口角溢血。

  云踪说道:“教主,你没事吧。”

  摸去口角鲜血,沧释天呆了呆,顿时哈哈大笑,昊天圣母等人都不由吓了一跳,只见沧释天越笑越大声,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昊天圣母怯生生地问道:“夫君,你觉得怎么样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沧释天大手一摆,哼道:“我没事,面对如此大败还能开怀大笑,你是不是以为我疯了吗?”

  昊天圣母不敢多言,只得退了下去。

  沧释天冷笑道:“想我沧释天算尽天下,设计布局,自以为计比天高,想不到今日还是被人算计了一把!看来我还是小看了天下的高手啊。”

  他冷冷而笑,众人皆是噤若寒蝉,过了一阵子,只听沧释天继续说道:“今夜一战,虽然大败而亏,但吾也看到了日后的大敌,正所谓高处不胜寒,有一宿敌也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沧释海点头道:“妖后确实是天纵奇才,想不到她与剑仙居然能够放下成见,演了那么一出假死的诡计,把我们都骗过去了,”

  沧释天说道:“妖后确实是个劲敌,无论武功和计谋,都堪称举世无双,但她毕竟是个女人,目光总会有些短浅,而作风也已谨慎为主。但从这一次对方的布局来看,设计之人的手法犹如天马行空,变幻莫测,而且胆大心细,看一步算三步,根本不是一个女人所能布置的杀局。”

  沧释海皱眉道:“兄长的意思是……”

  “龙辉!”

  沧释天哼道,“我原本只以为他是一个莽撞冲动过的小子,谁知道差点就灭了昊天教,使得我们不但牺牲了沧子明和水灵缇,还赔上了半副身家!”

  昊天圣母咬牙切齿地道:“灵缇被擒,我们的孩儿就失去了鼎炉,恐怕难以修成光明业火,岂有此理我绝不会放过这个小畜生!”

  沧释天笑道:“夫人,何必苦恼,就算水丫头没有被擒住,她也不可能作为鼎炉了!”

  沧释天说道:“刚才在激战的时候,龙辉一直对水灵缇出口不逊吗,而水丫头见到他也是怒火冲天的模样,这其中关系还用多说么?”

  昊天圣母忽然一震,寒声道:“夫君的意思是,灵缇被那小子摘取了红丸?”沧释天嗯了一声,说道:“若我没猜错,当年在铁壁关的时候,水丫头已经失身了。”

  昊天圣母惊道:“不可能,以灵缇当年的功力若是失去童贞只会一命呜呼,可她不但没事反而功力大尽,这太不可思议了!”

  五彩霞光再没修成之前,是不可以失去童贞的,否则轻则武功尽失,重则一命呜呼,可是水灵缇当年得龙辉阴阳循环之助,化不可能为可能,不但没事反而功力大增。

  沧释天说道:“这小子的武功古怪之极,能过破解五彩霞光的限制也并非不可能。”

  昊天圣母怒道:“岂有此理,小畜生如此可恶,我定不能饶他!”

  沧释天说道:“夫人,你有何计策?”

  昊天圣母说道:“只要把小畜生与妖后勾结的事情捅出去,皇甫武吉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沧释天摆手道:“不行,不行,这种做法只是浪费力气。以那小子的圆滑,一定可以在转危为安的。”

  昊天圣母奇道:“这是为何?”

  沧释天说道:“只要他把我们的那些财宝献给皇甫武吉,再说上几句什么报仇心切之类的话,保管皇甫武吉不会杀他,而且还会嘉奖他。”

  沧释海蹙眉道:“大哥所言甚是,皇甫武吉此人最为狡猾,我们昊天教如今元气大伤,但不如趁机落井下石。”

  沧释天说道:“然也。在皇甫武吉眼中,我们昊天教的威胁远在龙家小鬼之上,皇甫武吉倒不如顺水推舟,让这小子来对付我们,他也好乐得清闲,坐收渔翁之利。”

  昊天圣母说道:“如今我们实力大损,是不是要召六道神宫和八部圣殿入京?”

  沧释天摇头道:“不用了,六道八部乃是我们昊天教最强的精锐高手,现在还不是时候动用他们。”

  云踪蹙眉道:“教主,如今九大护法死伤过半,若我们不及时补充战力,只怕能以在玉京立足。”

  沧释天呵呵笑道:“谁说我们要在玉京待下去的,除了我跟圣母之外,其余人都给我撤出玉京,到西域去休养生息,顺便给我给拿下西域的兵权。”

  沧释海脸色一变,皱眉道:“大哥,你莫非是要动手了?”

  沧释天笑道:“然也,若我没估计错的话,快则半年,迟则两年,神州就要变天了!”

  昊天圣母惊道:“夫君,你何出此言?”

  沧释天笑道:“我们虽败,但根基尚存,不如借此机会退出战局,让三教、三族还有皇甫武吉斗个你死我活。”

  诛邪一役虽未歼灭沧释天等人,但也夺取了昊天教的半壁江山,可谓是大获全胜,然而却有一股沉重哀伤的气息飘来。

  螣姬、明雪以及燹祸等人正在商议日后的行动细节,忽然感到一阵磅礴压力,耳边响起阵阵龙吟,似有哀嚎,又似怒吼。

  众人朝着院外望去,只见一道身影夹杂着万千怒火恨意而来,每踏出一步,便是煞风席卷,沙尘飞扬。

  “洛清妍,你给我滚出来——受死!”

  冷漠而又肃杀的声音响起,妖族众人只觉得气压剧降,整条脊背仿佛被冷水浇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