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四章 雷霆手段


  看到是这些可恶的山贼,龙灵儿大发雌威,率先冲向扑上来的山贼。迎着山贼将双手一张,青光乍现,可爱的小手涌现出一层若隐若现的青气,凶猛的龙气狂涛般地涌出,当者披靡。

  原本以为自己身上的宝甲可以为自己带来一些可靠的信心,但在不惧任何魔法的龙族美少女面前,他们的魔法防护战甲根本起不到一丝的作用。

  等他们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山贼成为她面前没有生气的死物。

  最让山贼意外的是叶天龙的近卫团,如果说叶天龙、龙灵儿和辛西雅她们可以击破他们的魔法宝甲还情有可原,因为这些人都是武技超人的高手,加上又有神器相助,这样的组合,全大陆也不会太多的。

  可是山贼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近卫团的战士居然也可以击破他们的魔法宝甲,这个发现让他们的胆气落到了最低点。

  根据之前缴获的魔法宝甲,叶天龙他们已经发现了其中的秘密,这些对于不懂魔法的普通战士来说没有什么作用的资料,对于接受过倩公主训练和教导的近卫团战士却是非常的宝贵。

  对于拥有魔法的对手,近卫团的战士也会使用一种魔法,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攻击性魔法。说到这一点,不得不佩服倩公主的确是天纵奇才的魔法师,她知道近卫团的一般战士并不具备魔法师的天赋,所以她也没有强行教给他们什么攻击魔法,而是创造性地设计了出了一种破解魔法之术。

  一般的战士在对付魔法师的时候,会因为魔法的奇妙而大吃其亏的,所以有些头脑异常聪明的人便创造出了一些破解魔法的办法,当战士们施展这种技艺时,就可以将魔法师的魔法威胁控制在最低点。

  当然,这种奇特的技艺也不是普通战士可以学习的,至少要达到高级战士的等级,也就是武技达到一定的程度,才可以利用这种技艺和魔法师抗衡。

  倩公主经过研究发现这些技艺其实是一种祈祷召唤术,也就是说,这些人在对战的时候是向战神发出祈祷,召唤战神的神圣之力加注于自己的武器上,或者是依靠战神的神圣之力影响魔法师的魔法,从而可以和魔法师的攻击魔法相抗衡。

  经过倩公主的改良之后,这种技艺传给了近卫团中的一般战士,他们既可以用来防身,又可以用来攻击具有魔法的人,特别是在魔剑士的面前,他们不再是束手无策。

  为了练出这种技艺,近卫团的战士没有少吃这个刁蛮公主的苦头,经受了倩公主无数次的魔法攻击,挨够了风雷火电的折磨,近卫团的战士才把这种倩公主认为最简单的技艺习得。

  不过,在日后的战斗中,所有的近卫团战士都十分感谢倩公主为他们所设计的这种特别技艺,让他们在各种各样的战斗中都可以发挥出强大的攻击力来。

  再次对上具有魔法宝甲的山贼,近卫团的战士不约而同地开始施展倩公主所教的魔法咒语,诚心向战神祈祷。

  “……祈战神之力加注吾身,吾愿以敌人之血为祭!”

  六百人同时的施展,所迸发出来的威力是设计者也难以想像的。一瞬间,所有战士手中的武器闪现出一道奇异的光芒,精神抖擞的他们开始向山贼们发动强大的攻势,跟随在龙灵儿的左右后侧,把冲上来的山贼杀得落花流水,气势的强悍比起他们的美女团长大人还要凶猛。

  魔法甲的保护对敌人居然没有产生作用,本来就已经被龙灵儿的攻击吓坏了的山贼再也不敢冲上来了。

  看到龙灵儿像一条暴怒的龙般冲过来,他们马上四下逃开,逃得快的人有福了,慢的人就只有怪自己的命苦了。

  随后赶到战场的是庆计的枪骑兵,此时天色已黑,他们人手一支火把,以锐不可当之势冲过来时,就如一片火云。

  在后面是左岛近和范铜、索冲他们所率的大军,他们非常神速地穿插过来,将整个村落团团围住。

  处在战场中心的辛西雅她们,虽然发现了己方的援军已经到达,但却无暇顾及,她们正紧紧跟随在叶天龙的身侧,把所看到的敌人杀得人仰马翻。

  神器烈火剑在叶天龙的手中已经变成赤红的魔鬼,剑下无一合之敌,杀得兴起的他每一挥手都有一个敌人应声而倒,而且是变成残缺不全的尸体。

  那个盗贼头目基列早已在与他第一次接触时,就成为烈火剑下之鬼,被叶天龙一剑连肩带背劈成两半。

  飞舞的火花很快点燃了杂草和破旧的房舍,烈焰腾空而起。跳跃飞舞的火光中,叶天龙好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杀神,四处追杀着溃逃的山贼。

  好一场惨烈无比的大屠杀,似乎叶天龙已经发狂了一般,即使是最不怕死的悍贼也被这场疯狂的大屠杀吓坏了,心中除了逃跑的念头之外,再无其他的想法。

  机警的人就开始设法逃命,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在外面还有数目惊人的军队正张网以待,根本是无路可走的。

  当龙灵儿停下脚步时,整个村落已经成为了血肉屠场,满地的残肢断臂,尸横遍地,血腥中人欲呕。

  举目望去,在她身边站立的只有近卫团的战士,近千的山贼不是被杀就是逃出战场,落入了外面的军队手中,成为他们的俘虏。

  月上中天,各处残留着仍在燃烧的余火,整个村落的房舍,全部被燃烧的烈火笼罩。战场上的敌人全部被肃清了,近万名士兵的眼睛都落在驻剑傲然而立的主将身上,在他的身边,是十五个同样满身是血,但如她们手中的标枪一样挺立的女战士。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斑斑血迹,叶天龙发出了一声震天的长啸,有如虎啸龙吟,这种慑人的气势让在场的所有将士心中无不一凛,不管这个男人以前的风评有多么的糟糕,但他此刻的气度足以让所有人敬服。

  似乎是将心中的暴戾之气释放出来了,叶天龙眼中的神威略收,转头回顾站立于自己身边的辛西雅和一班女神战士,她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溅满了鲜血,有自己的,但更多的是敌人的。虽然辛西雅她们脸上的神情有些疲惫,但她们的眼神依然是坚定不移。

  这是一班无敌的战士,在她们的面前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挡的!

  一瞬间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这样的念头,难以置信,就是他和身边的这十五个美女战士就击毙了接近五百名强悍的敌人。

  从此以后,叶天龙此刻的无敌形象深深刻在了他的部下心中,此后叶天龙的天龙军团即使是在最危急的时刻,他们的战士也没有失去必胜的信心,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主将。这也是这一支军队最让人感到害怕的一面。

  “大人,抓到的山贼如何处置?”

  庆计和左岛近大踏步进前,在他们的后面是已经成为阶下囚的山贼们,正被士兵成串地押过来,其中就包括那两个山贼的头目。

  叶天龙的眼睛缓缓地从山贼身上扫过,其中的杀气让他们心中直打鼓。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在本方千人的重围中毫无惧色,反将他们杀得落花流水,山贼们是追悔莫及,早知道这样的情况,何必要和这些人为敌呢?

  嘴角流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叶天龙翻腕将烈火剑收入鞘中。

  “全部就地正法!然后清点所有的首级!”山贼们顿时一阵大乱,但马上被身后的士兵强行压制下去。

  听到叶天龙如此酷烈的命令,所有的将士都愣了一下,这和他之前对待山贼俘虏的态度完全不同,但叶天龙眼中的神情毫无疑问地提醒他们这个命令是不能收回的。

  左岛近和其他的将领虽然劝说了几次,但都无法改变叶天龙的命令。左岛近似乎警觉地发现今天的叶天龙有些不一样,身上的那种杀气非常的可怕,感觉上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便不再多说了。

  不管山贼如何反悔,抗拒,遵行主将命令的士兵已经开始动手了。他们强行将这些山贼推倒,两个人照顾一个,一人持刀执刑,一人在旁边监查。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众山贼有的面无人色,有的则是大声咒骂,但结局已经是不会改变的。

  “且慢动手!”一声尖锐的喊叫从被推倒的山贼中间传来,说话的是那个三角眼的山贼头目,他奋力抬起头来对叶天龙说道:“请大人饶命,在下愿意效犬马之劳!”

  众将士的眼中显出不屑一顾的神情,山贼中更是咒骂不断,在众人的心中,这样的表现实在太没有骨气了。

  另外一个山贼头目暴烈地喝骂道:“计无咎,你这个王八羔子!……”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叶天龙一个手势,站在后面的士兵手起刀落,斗大的人头滚下。

  “你是说要投降吗?”叶天龙走到计无咎的身前,用揶揄的口气说道:“你想投入我的帐下,可我并不需要一个作山贼的部下啊!”

  计无咎毫不脸红地回道:“大人会需要我这样一个人的!”

  “为什么?”叶天龙盯着计无咎的眼睛:“你只不过是个没有一点觉悟的山贼而已。既然选择了山贼的身份,那就要有山贼的觉悟!那些死在你们手中的百姓正等着你们呢!”

  说罢转身,叶天龙已经懒得再多和这个家伙说一句话,老实说,这样的家伙在他看来就连刚刚被斩首的那个山贼头目也比不上。

  “我知道关于神剑的秘密!”计无咎大声说道:“而且大人想知道我们这一身魔法甲的来历吗?”

  叶天龙的脚步微微一顿,转身望着计无咎,眼中慢慢爆出奇异的光芒,缓缓地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吗?”

  “魔法甲就是我发现的,这面旗子也是我用的!”计无咎用力点头,并发誓证明他的话不假。

  看着这个山贼,半晌,叶天龙的大手一挥,下令士兵将他放开,同时警告他道:“如果敢骗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生死两难!”

  计无咎站起来后,叶天龙突然大声问道:“计无咎,剩下的这些山贼你说该如何处置啊?”

  一听此话,还没有被处决的山贼无不眼睛一亮,暗自思量计无咎曾经同为一伙,现在他获得生机了,自然是应该提携自己的部下。这样一来,自己的生命总算有了一些保障。

  但从计无咎口中出来的话将他们的心打到了冰冷的地狱,甚至于连庆计和左岛近他们也想不到这个没有骨气的男人会这样说的。

  “乱世用重典!为了警告那些心怀不轨,意图不劳而获的贼人,还是请大人下令将他们全部斩首吧!”

  “他在说什么啊?”

  所有的山贼全部大叫起来,有人在大声咒骂计无咎,有些人则是大声求饶,意求叶天龙像对计无咎一样地饶他一命。

  叶天龙的部下则全部在心中冷笑,这个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无耻,自己刚刚获得自由,马上就对自己的以前的同伴说出如此冷酷的话,此人的无情无义真是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如果说普通的山贼都应该斩首来警视他人的话,那么你这个山贼头目岂不是更要斩首示众吗?”很多的法斯特士兵心中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更甚者马上从脸上的表情现出心里的想法。

  明明看见了众人对自己的鄙夷之情,计无咎好像浑然未觉,依然侃侃而谈。

  “青州这个地方的民风是十分强悍的,要治理这样的地方,就必须强硬和怀柔一齐来。对胆敢以身试法的人,就要用霹雳手段来压制,对于遵纪守法的平民,则要大力支持和表彰。”

  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刚刚投效过来,就敢如此大发议论,更多的法斯特将士觉得此人的可憎和讨厌。有些人甚至想到是不是该向叶天龙建议,不要收下这个家伙。

  听完计无咎的话,叶天龙发出一阵哈哈大笑,他居然拍着计无咎的肩膀,显得十分愉快地说道:“说得好,你现在就是我的随军参谋了!!”

  此话一出,庆计和左岛近他们心中大叫不妙,但叶天龙是主帅,话出如风,他们也只有在心中暗暗焦急,脑筋转得快的人已经想到这事情必须要找于凤舞来才好解决。

  所有参加此次偷袭战的山贼除了计无咎外全部被处决,经过清点战场,总共有九百八十五名山贼丧命,但这个数目还不包括基列和他的手下悍贼。

  自从临河兵败之后,基列就到了青峰山,想游说山贼加入火娘子的队伍,并提出了相当优厚的条件,因为司涅克和他的私交不错。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司涅克得到了这么一大批的魔法甲之后,那颗贼心已经膨胀到难以想像的地步,拥有刀枪不入的军队,那还不可以横扫大陆,创造出不世的伟业。

  现在的司涅克好像一个叫花子突然得到亿万财宝,一时间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而天河新军的张烈这时也派了使者,找到司涅克,他比火娘子聪明许多,只是提出请求,让青峰山贼去攻击法斯特的军队,拖住叶天龙在任丘的发展就好,如果能击败叶天龙更好,他甚至提出了十万的赏金来交换叶天龙的首级。

  在接受了张烈使者送上的大批金珠后,司涅克当然毫不犹豫地接下了张烈的单,因为根据之前的情报,叶天龙的军队只有数千而已,所以司涅克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带上一千山贼,他是想让新加入的人多熟悉一下战事,派出大量的新人山贼进攻任丘,为的是练兵而已。

  没有想到叶天龙的军队居然一下子将山贼击溃,让他们损失惨重。司涅克在接报之后暴跳如雷,当即下令将带兵的山贼头目推出去斩首。

  本来想亲自出马,再战叶天龙的,但这时候更重要的事情拖住了司涅克的脚步,他只好先放下这边的事情,组织人马前往上次得到魔法甲的天坑。

  但为了出一口恶气,他还是亲自率人偷袭了一个村庄,杀了叶天龙的一个百人队。

  然而这次司涅克却是大大的失算,前往天坑的人马还没有到达那藏有魔法甲的山洞,已经折损了大半,而且死的都是山贼中的头目级人物,这一下子司涅克锐气大挫,灰溜溜地回到老巢后,他只有把怒气发到叶天龙的身上。

  可是再次的下山,司涅克发现山下的天地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模样,各村各镇的乡勇防守严密,法斯特的军队行动迅速,而且叶天龙的实力已经超过他的想像,对于魔法甲的进一步认识更是让司涅克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正面和叶天龙的大军硬撼。

  于是他采取了游击战的策略,这也是为了应和张烈的要求,准备以后和天河新军谈的时候,多些资本。

  回城的路上,计无咎随在叶天龙的身边,边行边说,将山上详实一一道来。

  “这么说来,司涅克准备是投靠张烈了?”叶天龙问道。

  计无咎摇头道:“他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是投靠火娘子还是张烈,因为现在张烈的天河新军在青州的实力惊人,但根据基列的说法,火娘子身后有更加强大的人物,那个人的实力足以让张烈的天河新军灰飞烟灭。”

  叶天龙点点头,他是知道火娘子的背后有尤那亚这个靠山。但问题是现在火娘子的盗贼联盟被自己击溃后,已经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尤那亚难道还会对她器重吗?

  “这次的偷袭的行动是你策划的吧?”叶天龙随口问道。

  计无咎毫不迟延地回道:“是的,大人。这次的偷袭行动和以前那几次采用的游击战术都是卑职的提议。”

  叶天龙大讶,计无咎居然会这样说,的确很出乎他的意料,就连跟在旁边的其他将领也觉得这个家伙不可思议。

  话题转到计无咎的身上,他的身份竟然是山贼的军师!这位山贼的前军师谈到自己的一切也非常的直接,没有丝毫的隐瞒之意。

  计无咎的出身应该说是非常卑微的,作为逃奴的后代,他在大陆上算是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人,幼年的艰辛并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绝望,相反的,他渴望着能在世上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计无咎努力学习一切的知识,凭着他惊人的天赋,他的进步是非常快的。

  在听到圣魔神剑的传说之后,他开始致力于寻找这把传说中的“天命之剑”,并把这个当作自己努力的目标。

  经过二十年的寻索,计无咎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收集了有关于圣魔神剑的所有资料,最后终于确定了圣魔神剑的地点,就是传说中创世父神封印风月两个女神的地方,法斯特的青州的青峰山。

  到了青峰山之后,计无咎遇到了熟悉青峰山的山贼,于是便加入他们的队伍,凭着他的智谋和武技成为山贼的军师,在这些山贼的帮助下寻找圣魔神剑的下落。

  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终于在青峰山一处神秘的天坑发现了藏宝的洞穴,并在洞里发现了大批的魔法甲和那面镇魂旗。

  但是让计无咎失望的是,尽管他费尽心机,就是无法发现圣魔神剑的丝毫踪迹,明明知道洞中别有天地,另有玄机,可就是无法找到其中的关键所在。

  龙灵儿一直跟在叶天龙身边听计无咎讲故事般的说着他的事情,对这个家伙的毅力着实有些佩服,为了这把圣魔神剑,他居然可以花上二十多年的时间,这可是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的。

  这时她忍不住说道:“你不会一直在那里寻找吗?只要多费些时间,一定会找到其中的关键。”

  计无咎苦笑道:“卑职也是这样想的,但条件不允许啊!天坑这个地方非常奇怪的,每一个月只有两次的机会才会显出真面目,一次是初五,一次是二十,其它时间里完全被厚厚的浓雾遮盖着,看不出一丝的痕迹。而且更可怕的是,这种雾气是含有剧毒的,人畜只要一沾上就会浑身腐烂,三日后丧命,所以那个地方是从来没有人经过的。”

  龙灵儿吐了吐小舌头,她也听过族中的长老说过一些蛮荒绝域,那里有一种剧毒性的瘴气,就算是百毒不侵,不惧任何魔法的龙族之身,也会受到它的影响,慢慢失去生命的活力。

  “你怎么知道这面镇魂旗的用法呢?”叶天龙看到辛西雅的身影,突然想起来她说的镇魂旗,就连忙向计无咎询问。

  计无咎望了一下正被辛西雅拿在手中的镇魂旗惋惜地说道:“卑职也是在无意中发现这面旗幡的怪异,但不知道它的正确用途。当时发现它的时候,它是插在那些魔法甲的中间,动了它之后,整个山洞就发生了剧烈的震动,我们不得不先退出来,等平静下来时山洞已经变了大样,而且魔法甲也损坏了不少。”

  辛西雅望着已经被烈火剑损坏的镇魂旗,摇头道:“真是可惜啊,这面旗幡有很多的奇妙功效,现在却……”

  叶天龙不由得心中一动,对辛西雅说道:“你先收好,下次找个人来看看。”

  辛西雅应了一声,将旗幡卷好。叶天龙想到的是倩公主,这个对任何新奇事物都很感兴趣的公主,凭着她的魔法天赋,也许能发现一些镇魂旗的奥妙。

  说话的时候,任丘城的城门在望。在大开的城门处,于凤舞等人早已迎出等候多时了。见到他们归来,自然是高兴地拥上来,为胜利凯旋的战士喝彩。

  这一战除去了青峰山近千的山贼,这些可都是多年的悍贼,可以说叶天龙为任丘地区的安宁去掉了最后一个祸患。

  现在青峰山上只剩下了数百名老弱残兵,司涅克就算再有什么想法,也无法实施。加上各地区乡勇组织的健全,自我防御的能力得到极大的加强,此长彼消,青峰山的山贼已经对任丘地区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只要再进行一段时间的围困策略,山贼们就会因为陷入没有粮草的困境,到那个时候,简直可以说是不攻自破。

  看到叶天龙身边的计无咎,于凤舞的神情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微笑着和柳琴儿她们迎上前去,听叶天龙介绍此行的惊险和战绩。

  一回到府中,看到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到后面去,范铜就行到于凤舞的跟前,低声说道:“大嫂,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说……”

  于凤舞微抬玉手,没有让范铜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她微笑着说道:“是庆计和左岛近他们让你来的吧?”

  范铜呆了一下,不好意思地伸出大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口中呵呵笑道:“大嫂真是太厉害了!”

  于凤舞微微一笑,突然说道:“你身边的那个小护兵正在等你呢,还不快过去打个招呼啊?”

  一句话说得范铜摸不着头脑,只是傻傻地望着于凤舞的娇颜,那种表情真是有趣之极,站在一边的柳琴儿忍不住笑道:“你真是一个傻大个啊!不过呢,傻人总有傻福的,好好珍惜吧!”

  于凤舞接着说道:“你想说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望着范铜离去的背影,于凤舞微微摇头,他还真是一块浑金璞玉,不过这样的人心眼儿最实在,这未尝不是一个优点!

  “计无咎这个人我不喜欢!”柳琴儿在一边直截了当地说道:“真不知道天龙为什么会收下这样一个人作随军参谋?”

  于凤舞若有所思地说道:“因为这个人性格中的阴沉正合天龙此时的心态,他需要这样的人来说出他需要的东西。”

  依然是一句没有头脑的话,这次是柳琴儿听不懂了,她睁着美目,奇怪地问道:“姐,什么此时的心态?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于凤舞收回了视线,拉起柳琴儿的玉手,往里面的房间行去,口中轻声说道:“先到我的房间,我有事情想和大家说一下。”说罢,她又对站在旁边的侍女交待了一声,让她将其他几位少夫人也请到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