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 第两百零五章 大小通吃

  “什么,我娘亲她来了,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张雪吓得小脸惨白,一下子就从李逸飞怀里挣脱了开来,一双美目有些紧张的看着窗外,只见那小道尽头正有一个端庄漂亮的美妇正在婀娜行来。

  “雪儿不要怕,你母亲发生不了我们的好事的,我现在就先暂时回避一下,你可不要露出马脚了!”

  李逸飞连忙出声宽慰,说完他也不等张雪回话,整个顿时拔地而起,消失在无形当中。

  “吱呀!”

  李逸飞前脚刚刚离开,张雪的房门就已经被韩梅用手给推了开来,美妇人一脸狐疑的打量着四周,嘴上暗自冷哼,道:“雪儿,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呀?我怎么感觉你屋里有人来过似的!”

  说罢,韩梅顿时疑神疑鬼在整个房间察看起来,这一幕落在张雪的眼里,却是让她一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忙出声解释,道:“娘,女儿一直被你关着,这房子里哪能闯进来什么人?”

  “是么?”

  韩梅闻言还有些不相信,她瞧着张雪一脸春情流溢的模样,不由大声盘问,道:“雪儿,你脸怎么如何发烫,是不是感冒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说着,韩梅已经跨步来到张雪面前上下一阵打量。

  她是越瞧越觉得可疑,以她过来人的经验自然能看出张雪现在的脸色,有些像动情后的模样。

  “雪儿,娘不让你跟太子殿下来往那是为了你好,你别傻乎乎被那小子花言巧语给蒙骗了!”

  “娘,你干吗老是跟太子殿下过不去,我看太子殿下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子呀。”

  张雪顿时出声反驳。

  “哼,你这个小丫头知道什么!那小子是什么样的人,娘亲还能比你不清楚?”

  韩梅板着面孔大声教训道,这话一出口,韩梅就感觉自己有些说错话了。

  “啊,娘,你跟太子殿下不是没见过面呢,怎么知道他的为人?”

  张雪小嘴微张,一副十分吃惊的模样。

  韩梅当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伸手打了一个哈哈,道:“呵呵,娘是听外面的人说的。”

  “哦!”

  张雪若有所思。

  “好了,娘就不打扰你看书了,这些日子直到太子殿下大婚之前你都不得踏出房门半步,更不能跟李逸飞那小子偷偷私会,若是让娘给发现的话,看我怎么惩治你!”

  韩梅查探了半天也不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随即在丢下一句狠话之后便准备转身离开房间。

  “吱呀!”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那扇微微敞开的房门竟然无风自关了起来,这让韩梅有些心惊和疑惑。

  “怎么会事,房子刚才还打开着,外面也没大风,怎么就突然自动关了起来呢?”

  韩梅有一脸地狐疑,她瞧着眼前这黑乎乎有些昏暗的房间,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害怕。

  “呼!”

  微风掠过房间,正当美妇人感到疑神疑鬼之时,黑乎乎的房间突然多出一个黑影来,来人身材修长挺拔,模样虽然因为房内视线的关系有些看不清,但是韩梅还是从中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轮廓,心中顿时一惊,道:“小坏蛋,怎么是你……”

  “呜呜!”

  韩梅话还没说完,她紧接着就发现自己的诱人小嘴已经遭到了一阵狼吻,身上的那件单薄春衫更是被入侵之人给下了地,瞬间露出她那丰腴却不失性感的完美胴体来。

  “殿下,你们、你跟我娘亲,你们这是?”

  张雪伸手颤抖指着黑暗中那两个热烈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整个脑袋却是一团糨糊。

  “殿下他怎么抱着娘亲在亲吻,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张雪心中顿时翻起了惊天骇浪,久久无法反应过来。

  李逸飞偏头瞥见张雪一脸吃惊的模样,连忙闪身掠过小丫头的身边,在其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给抱了起来,与韩梅一起并躺在牙床上。

  “太子殿下,你想干什么,你跟我娘亲怎么能那样子!”

  张雪薄言嗔怒,韩梅更是破口大骂,道:“李逸飞,你这个小坏蛋,混帐小子。你破坏了人家的清白也就算了,居然还妄想打我家雪儿的主意。本夫人跟你拼了!”

  话声方落,韩梅就开始对李逸飞拳打脚踢起来,而张雪此时早已被韩梅的话给惊呆了。

  “娘亲她刚才在说什么,她说太子殿下坏了她的清白,这是怎么会事,我不会耳朵出毛病听错了吧?”

  张雪似乎还有些无法相信眼前这一事实,只见她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若有所思的模样,状似有些疯癫。

  “雪儿,快过来把你娘亲的手脚给按住,你不是想要跟我永远呆在一起吗?现在就是绝佳的机会!”

  “什么,按住娘亲的手脚?”

  李逸飞的呼唤声直接将张雪从沉思中惊醒,她看着床上那跟李逸飞扭打在一起,状若泼妇的韩梅,心中实在难以将她跟自己那温柔善良的母亲联系在一起,此刻更别提有胆子去按住她娘亲的手脚。

  “雪儿快过来呀,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李逸飞见张雪半天没有反应,不由感到一阵恼怒。

  “哦?”

  张雪闻言微微一怔,然后下意识的过来按住韩梅的双手。

  “雪儿,你这个臭丫头,你干什么?我是你娘啊,你居然帮着李逸飞这个小坏蛋来对付我,你知不知道他跟娘已经、已经……”

  “呜呜!”

  韩梅本想对张雪道出自己心中那隐藏许久的秘密,谁曾想她刚一开口就被李逸飞趁势给吻住了,到了嘴边的话也成了呜咽声。

  李逸飞自然不希望韩梅在这个时候破坏他的好事,随即展开了疯狂的攻势,不多时,美妇人身上的所有累赘就彻底被剥成了精光。

  “真美,梅姐姐的肌肤真白,酥胸真挺真翘,那两瓣大屁股就跟磨盘似的好有料!实在难以相信她是雪儿的娘亲。”

  即便眼前这具胴体他已经品尝过数次,但是此刻当他在一次瞥见这具完美娇躯,李逸飞也不禁感到一阵目眩神怡,啧啧赞叹出声。

  韩梅因为身具媚骨的关系,身上自有其它女子所不曾拥有的独特魅力,让他这个情场老手都看得一阵痴迷。

  那就更别提旁边张雪这个小丫头了,说实话,她自从出生以来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娘亲完全赤裸时的模样,心中不由暗暗拿韩梅的身材跟自己比较起来。

  “哇,娘亲的胸部真丰满,屁股真够肥大,似乎比我的要大上一轮!”

  张雪小嘴微张,显得十分吃惊,她惊人的发现韩梅的身材居然比她还要好。

  那夺人心魄的动人娇躯,就连身为女子身的她看了之后都感到一阵嫉妒,手上不由自主的去轻轻碰触了一下韩梅的那颗傲人蓓蕾。

  “樱咛,呜呜!”

  “雪儿这个臭丫头,她怎么敢碰我那羞人的东西,这死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肯定是被李逸飞那小子给坏了!”

  韩梅娇躯仿佛触电似的浑身一颤,美目圆瞪,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从身下涌起,一下子就蔓延至全身。

  很快,韩梅就直接完全沦陷了,身体也停止了挣扎,心中更是看开了。

  “罢了、罢了!现在都被雪儿给发现了我的秘密,以后我肯定是无颜在面对雪儿了,更无颜去面对老爷,反正事情都这样了,那就彻底放纵一会吧!”

  “啊,娘亲的这颗蓓蕾怎么突然变硬了起来?她的脸好红,看起来就像喝醉似的!”

  张雪就像一个好奇宝贝不断观察着韩梅的变化,然而等她瞥见李逸飞跟韩梅已经疯狂纠缠在一起时,小丫头这时终于从好奇的意境当中回过神来,睁大眼,一脸震惊的指着韩梅,道:“娘,他是太子殿下呀,是女儿的未婚夫呢,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子!”

  “呜呜,不行,我要出去告诉爹爹!”

  张雪实在无法接受这一事实,说罢便要起身匆匆朝外行去。

  李逸飞见状哪里敢让张雪出去乱说,只见他忙中右指轻轻对着张雪隔空一指,扑通,小丫头顿时被他给制止住了。

  “太子殿下,你干什么?雪儿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子的人!”

  张雪泫然欲泣的指责道。

  “雪儿,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

  李逸飞一手把玩着韩梅的惹火胴体,一边深情款款的对着张雪说道。

  那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专一之人,张雪尽管心思单纯,但是这点道理她还是知晓,闻言顿时撇了撇嘴大声冷哼,道:“你若是真心喜欢我,又为何跟我母亲勾搭在一起,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实在太不要脸了,你们对得起我,对得起我爹爹吗!”

  “雪儿,你这个臭丫头,骂谁是淫妇呢,我是你娘,哪有人像你这个臭丫头这样骂自己娘亲的!”

  “哼,我没有你这个娘亲,你根本不配为人母!”

  “死丫头,你真是皮痒了,竟敢这样编排你的娘亲,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唉呦!”

  韩梅说完作势欲打,可谁曾想她刚刚起身,下面就好象被什么硬物给强行撕裂了那般,然后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和谐部分)“哦,真紧!梅姐姐这小骚穴真是百操不厌!”

  李逸飞舒服的欲仙欲死,他一边抽插着韩梅的小骚穴,另一边分出一只手来把玩着张雪的诱人酥乳。

  “雪儿,你还真敏感呀,你瞧哥哥才轻轻碰你一下,你就反应这么大了。真是个敏感的小妖精哦,比起母亲都要敏感得多呢!”

  “哼,快抽开你的脏手,别跟我提起那个不要脸的荡妇,她根本不是我娘亲,我也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亲娘!”

  张雪撅着嘴,愤怒的说道,她身体虽然被李逸飞给制止住不能动,但是那喷火的双目却好似要杀人般,直瞪着她母亲跟李逸飞两人。

  “臭丫头,有你这么编排你母亲的吗,娘平时真是白疼你这个小丫头了。好啊,你居然说娘不要脸,不知廉耻!我看你这个小丫头也好不到哪里去,竟然暗地里背着勾引自己娘亲的男人。啧啧,你瞧,逸飞弟弟你都还没弄你几下呢,你下面这个骚洞就已经流出这么水来,还真是个天生的荡妇呀,不愧是娘亲生的乖女儿!”

  “不,我才不是荡妇,你肯定是看错了!”

  张雪急忙出声狡辩,她本想夹紧双腿,不让自己的羞处暴露在韩梅的眼皮底子下,但是可惜,她似乎忘记了她身上的穴道还被李逸飞给制住了,根本动躺不了。

  “呜呜,要死了,我刚才那淫荡的模样肯定被殿下给看见了!”

  韩梅见状顿时得意一笑,她偏头看着张雪两腿间那一阵湿漉漉的模样,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念头,随即一低头,隔着薄薄的亵衣咬在了张雪双腿间的突起之上。

  “啊!”

  韩梅和张雪这对母女俩同时尖叫出声。

  韩梅那是真正被李逸飞干到高潮所发出的动情爽叫,而张雪当然是被韩梅这一突袭给吓住了。

  整个娇躯顿时宛如触电般剧烈痉挛起来,一股骚水顿时从她未开恳的小穴内狂涌而出,一下子就溅湿了她的亵裤。

  “殿下,心肝弟弟,姐姐不行了,你去疼雪儿吧!”

  韩梅气喘吁吁的哀求道,她整个人因为高潮的冲袭而变得有些瘫软无力。

  李逸飞低头瞧了跨下的美妇人一眼,见她一副无力的模样,心中便知美妇人一时半会无法恢复过来了,随即转移阵地,来到张雪这边。

  “你、你干什么,呜呜不要过来了,臭流氓,坏胚子,你刚刚占有了娘亲,现在难道又想来糟蹋我不成!”

  “雪儿,你这话太让人伤心了,难道你不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吗,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今生今世都在一起,难道你这些都忘了。”

  “我没忘,可是你跟娘亲她已经,怎么能再跟我那样了!”

  “呵呵,这个有什么关系,自古就有姐妹共事一夫,父子共宠一女的先例,只要我们三人彼此相爱,又有何关系呢!”

  “难道你愿意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值青春年少,却要守这寂寞相思之苦吗?”

  “而且你应该非常清楚你爹爹现在人老力衰,根本无法满足你娘亲的,所以还是你的好哥哥来疼爱你们母女俩吧!”

  “雪儿,你真是迷人的小妖精,哥哥都快被你给迷死了。”

  李逸飞暧昧一笑,大嘴直接吻住了美少女的诱人红唇,两只魔手有些爱不释手的在张雪酥乳上轻抚把玩起来。

  张雪的酥乳虽然没有她母亲韩梅那样丰满,但却胜在够挺都翘,一只手刚好能完全掌握。

  “呜呜!”

  张雪撇头极力挣扎,但是奈何李逸飞的攻势却是一波接着一波,汹涌无止境,一下子就将心底的原始欲火给挑了起来。

  “樱咛!”

  很快,小丫头身上的衣裙就被李逸飞给褪了下来,露出她那粉琢玉雕的完美胴体来。

  “要死了,我的身体都被殿下给看光了,这下不嫁她也不行了!”

  张雪心中一阵绝望,她隐隐感觉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果然李逸飞那宛如魔鬼的淫笑声突然在她耳旁响起。

  “雪儿,哥哥可要来了哦,你可别紧张,知道吗?”

  “要来了吗?我马上就要跟母亲一样被殿下给占有吗,好害怕!”

  张雪美眸紧闭不敢瞧李逸飞接下来的动作。

  “嘿嘿,小丫头还害羞了,真是脸皮薄得很,比她娘亲可差得远了!”

  李逸飞偏头瞧了一旁的韩梅一眼,只见美妇人此刻正睁大眼睛,一脸好奇的在看李逸飞为她女儿开苞。双目一接触,韩梅顿时一脸羞涩的撇过头去,那模样就像偷偷干坏事的小孩,突然被大人给抓住似的,充满了紧张不安。

  然而更紧张的自然还是张雪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她清晰的感觉自己下面那湿漉漉的玉穴洞口被一杆威武的神枪给堵住了。

  一寸、一寸,那杆热乎乎的大棒槌就好象一只蚯蚓般在缓缓的蠕动前进,一下子就进入了她的销魂玉穴内。

  张雪秀眉微蹙,李逸飞跨下龙枪的粗壮让她有些不适应。

  “呼,好紧!真看不出来雪儿这丫头的小穴居然如此紧凑,比她娘亲都要紧多了,真不愧是未经人事的处子。小丫头现在应该害怕极了吧?”

  李逸飞嘴上连呼好爽,他只感觉自己的龙枪好似进到了一个温暖紧凑,而又充满潮湿的洞穴之内,将他整根肉棒包裹得紧紧的,让人消魂蚀骨。

  等龙枪进入玉穴五分之一处时,就直接被一层薄膜给挡住,李逸飞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随即跨下猛地一用力,嗤,拉!

  龙枪顿时乘风破浪,一下子就撕开了防线,一股妖艳的鲜血顿时从撕开的口子处狂涌了出来,将他的整个龙头都给染红了。

  “啊,好疼,殿下,雪儿疼死了,呜呜你不要再动了,快退出去呀!”

  下体被撕裂的疼痛让张雪痛得倒吸冷气,牙齿紧咬着樱唇,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

  “雪儿不怕,这疼痛马上就会过去,等会你就会舒服了!”

  李逸飞连忙出声安慰,大嘴轻轻含住小丫头的红唇,试图用这个方法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而他下身的龙枪则是极为缓慢的抽动起来,动作十分温柔,直到张雪完全适应了这种评频率,并且开始娇吟迎合之时,这才加快了节奏。

  “噗嗤噗嗤!”

  “劈啪劈啪!”

  李逸飞双手抬着张雪的两只雪白玉腿,下身龙枪不断向内挺动抽插,那龙枪与玉穴摩擦所产生的碰撞声顿时在房间内剧烈回荡起来。

  “哇,雪儿这丫头的小穴真是个无底洞,居然能将逸飞弟弟的大肉棒都给容纳进去,真是不可小看!”

  韩梅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媚眼含春,下身顿时涌起一阵阵骚痒来。

  “嗯,好痒!我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呀,为何我看见雪儿被逸飞弟弟给狂干会感到兴奋呢,哦,下面又湿了,真是太美妙,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嗯,啊,殿下,雪儿好快乐,好幸福,我下面好想吁吁呀,你快停下来,让我去方便一下吧!”

  在李逸飞的猛力抽动之下,张雪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终于被带到了高潮边缘,粉脸此刻就像抹了胭脂那般,赤红一片,雪白娇躯更是浮起一层层香汗来,显得动情致极。

  李逸飞自然清晰的察觉到张雪下身玉穴受收缩之厉害,那紧凑的小洞差点就将他的龙枪给夹断了。

  “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两只魔手用力抬起张雪的小翘臀,下身龙枪猛得向里用力一沉。

  “哦,死了!殿下,你太厉害了,雪儿整个身体都被你给刺穿了,好美!”

  张雪死死的抱住李逸飞,浑身一阵剧烈颤抖痉挛,一股淫水顿时不受控制的从花心内狂涌而出。

  那汹涌的淫水喷射在李逸飞的龙头上,让他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龙枪在张雪紧凑的玉穴内狠狠抽动了几下之后,终于怒射出它的千万精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