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妃传 - 第154章、赔了夫人又折兵中

  “原来父皇对若儿是种欲望呀。”明若慢慢地重复了一遍须离帝的话,腮帮子鼓得像只小青蛙。

  真是睚眦必较的小东西,“嗯……说是欲望,其实也有感情在里面。”他这辈子有几次能有这样强烈而又疯狂的欲望呢?

  这话听着挺刺耳的,但明若还是勉强放过去了:“若儿说不过父皇,不说也罢。”

  “呵,只要若儿乖乖地,就是要天上的星星父皇都会摘给你。”他宠溺的揉揉她微鼓的小脸蛋,低头在她小嘴上香了一个。

  “你知道的,倾我一生所能,给你一世荣耀。”

  明若傻傻地愣住,水汪汪的紫眸眨都不眨地盯着须离帝看,半晌,蓦地扑进了他怀里,小脑袋像只猫咪一样蹭着他结实的胸膛,须离帝看不见她的脸,自然不知她到底有多么挣扎。

  “父皇……父皇,你、你不必对我许下这样的誓言,若儿受不起……当真受不起……”她有哪里好,值得他如此痴狂。

  最初的厌恶、排斥还有绝望已经在慢慢消逝,明若没有发现,从始至终,她最最在乎的都不是感情,而是血缘。而现在……她甚至连血缘都开始慢慢忽略了。

  须离帝轻轻一笑,手掌抚上她柔软的小脑袋,打乱她绾好的发,让那头青丝水一样的披泄下来,沾染他的手臂和脸颊,清淡的幽香席卷而来,让他恍如置身九天之外。

  “受不起……什么受不起受得起的,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这样做。

  明若怔怔地凝视着他,看着他脸上还有着未消的红色指痕,心里一疼,不知是为自己的为难,还是他的卑微。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卑微,唯独须离帝不可以!

  可是她早知道了不是?否则也不会在明知他喜怒难测的情况下三番五次的做出惹怒他的事情来,她就是仗着他宠她疼她,即使当时脑子里不清楚,自己的心里,一直都是有这个意识的。

  她颤颤地伸出小手,抚上须离帝的脸庞,他生得真好看,尤其是在眼睛里充满温柔的时候,简直能让人溺死在他的眸光里。纤白的指尖慢慢沿着浓长的眉毛往下,抚过美丽妖孽的凤眼,掠过高挺的鼻梁,然后摩挲着他近乎冰白的唇瓣。她是何德何能才让他如此待她,何德何能?

  明若以为自己会哭,事实上她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出来。须离帝也难得安静地任由她抚摸,唇角缓缓扬起一抹微笑。他喜欢明若此刻的眼神,温柔而又充满怜惜,像是在看自己的男人,而不是父亲。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他,缱绻万千,柔情绵绵,连抚摸他的小手都似乎充满了温暖的阳光。

  大手覆上抚在自己面颊上的小手,须离帝俯着头看她,明明是居高临下的姿势,却充满了卑微和乞怜。像是无数奢望得到他注意和宠爱的嫔妃们一样的卑微和乞怜,也许比她们更甚。

  “我这一生,就是为了遇到你。只要你愿意看到我,就什么都不重要。而现在,父皇很庆幸在父皇死去之前你出现了。”否则他这一生还有什么意思。什么血缘,伦理……世人的辱骂唾弃,后世的遗臭万年,他都不在乎。

  他就只要她。

  明若猛地捂住嘴巴抑制住险些溢出的哭声,她激动的甚至没有注意到须离帝在她衣内不住摩挲的大掌,那温热的掌心不住蹭弄着嫩乳的边缘,但她太情绪化,所以压根儿没注意到。

  “父皇……父皇……”她把小脸埋到他颈窝里,哭得稀里哗啦好不伤心。须离帝不爱她哭,他不说就谁也不知道,明若的眼泪每掉下一滴就像是在他心窝上砍了一刀,她每哭一次,他的心就碎上一分,从不为人道知。

  “乖,别哭。”父皇看着心疼。

  明若抽抽噎噎地依在他怀里,不肯抬起脸也不肯起身,就那样死死地抱住他。但是温热的液体很快就打湿了须离帝的颈窝,她的眼泪是那样滚烫,流进他的脖子里,就像是在他心上划了一刀,生生的疼。

  “再哭可就真的变成小花猫了。”摸摸她的长发,但却依然没能让明若停止哭泣,颈窝察觉到的液体不少反多。

  “怎么真变成个小哭包了?”

  她还是没反应。须离帝没辙了,又舍不得强硬地把她小脸掰起来,所以只好另辟蹊径。藏在明若宫装里的大掌开始若有似无的挑逗,不似之前的偷偷摸摸,而是真真正正地抚摸。明若被胸口的异样吓了一大跳,连忙从他怀里坐起,才发现自己居然傻得连父皇什么时候把手伸进了自己的领口都不知道。她下意识地捂住胸口,也刚好夹住了须离帝的手。

  和须离帝比起来明若的力气和只小猫没什么区别,他挑了挑眉,手掌在她的遮掩下轻轻松松地动了动,也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愈发长开了,胸口两团嫩肉饱鼓鼓的,较之以往更加细嫩些,简直一捏就能捏爆。须离帝把手侧过来,手掌就刚好横在她的乳沟间,心里油然而生一种类似骄傲和满足的感觉。这两颗嫩桃子以前可没有这么大,都是给他揉出来的。也许以后会更大,当然那也需要他揉。

  胸口的异动让明若又羞又气,她刚想抗议,须离帝凉凉的眼神就撂了过来:“某人是不是忘了刚刚打了我一巴掌了?”说着还故意侧过脸给明若看还略带微红的指印。小东西那一巴掌打的还真是厉害,估计她的小爪子不肿也得红。

  须离帝这一说就勾起了明若的愧疚之心,她可怜兮兮地看了看他的脸,讨饶:“父皇……”她真不是故意的,她要打的是他的肩,又不是他的脸……

  “不管若儿是有意或是无心,总之是真打了便是,说什么都没用。”言下之意就是要补偿。

  明若怯生生地瞄他一眼。

  “这样好了,若儿要是把父皇伺候的开心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否则……”他勾起唇角笑得不怀好意。

  “父皇可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