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庄园狩猎

  一夜大战,李逸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美少妇贺兰敏月给彻底征服,此刻这个美少妇正跟她母亲一样瘫软在自己的怀里,整个身子如八爪鱼般死死的缠在他身体上。

  贺兰敏月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李逸飞跨下那杆神枪,美目一片春情迷离,活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滋味,心中恨不得一辈子都跟身边这个好人厮守在一起。

  “心肝弟弟,你真厉害啊!姐姐刚才差点就被你给干死了呢!”

  李逸飞嘿嘿大笑,一只魔手穿过美少妇的雪背在她一团高耸饱满上把玩着道:“小弟若是不使出点真本事,那还不得被你这个小荡妇给看扁了!”

  韩国夫人这个时候也在一旁帮着说话,道:“敏月这丫头从小就这么野,这死丫头连自己亲娘的男人都敢勾引,活该被逸飞给弄得下不了床!”

  “娘,有你这么说女儿的吗,我可是你亲闺女,你老人家才是典型的有了情人忘了闺女!啧啧,你没瞧自己有多浪,这骚穴到现在还流水呢,还有脸说我!”

  贺兰敏月自然不肯服输,那只搭在李逸飞身上的玉足顿时向的韩国夫人双腿间移去,芊芊玉趾很快就触到了韩国夫人的神秘花园之处。

  只见那森林茂密之处,淫水四露,正散发着一股淫糜的莹光,韩国夫人的整个雪白大腿根处全是欢好过后的残迹,红肿的小穴之内还不时有一股淫水流溢而出,将整个茂密森林滋润得更加生机蓬勃。

  “哦,要死了,你这个死丫头真是没大没小,亏娘这么多年白养你了!”

  敏捷地带被自家女儿突袭,韩国夫人嘴角忍不住发出一阵荡吟,娇躯猛得弓了起来,直接缩进了李逸飞的怀里。

  李逸飞躺在正中间,看着韩国夫人和贺兰敏女在那里斗嘴,不由得意的大笑起来:“嘿嘿,大宝贝,小宝贝,你们两个都是爷的亲亲夫人,你们越浪少爷就越喜欢。”

  贺兰敏月和韩国夫人闻言齐齐妩媚的白了李逸飞一眼,娇嗔道:“哼,想得到美!我们才不上你当呢!”

  “哈哈,真的吗?那可由不得你们!”

  李逸飞哈哈大笑,身体猛得一翻,直接将贺兰敏月给压在了床上,那根被美少妇握在手里把玩的神枪嗖得一下从贺兰敏月手里挣脱开来,强力顶进了美少妇的小穴之内。

  “啊,好人!心肝弟弟,你怎么又来了,姐姐不行了,你快去折腾娘亲吧!”

  贺兰敏月大声急呼,刚才一番大战过后,她下体到现在还肿着呢,此刻哪堪李逸飞征伐。

  韩国夫人躺在一旁听着自己女儿又想让自己垫背,顿时娇啐道:“你这个死丫头,好处想不到自己亲娘,坏事到一件都不落下,活该被逸飞给折腾死!”

  “唉呦,好人,我的亲娘呀,你怎么这么强呀!姐姐的花心要被你给捅坏了!”

  贺兰敏月浪声大叫,神情状若疯狂,她在李逸飞的强攻下,不断涌起强烈的快感来。

  韩国夫人在一旁瞧着李逸飞的那杆神枪不断在贺兰敏月体内杀进杀出的淫糜场面,身体也是难受至极,媚眼汪汪,一副非常饥渴的模样。

  李逸飞见状自然不能厚此薄彼,跨下长龙在贺兰敏月体内猛冲了一阵之后,又瞬间转移至韩国夫人的骚穴内,一来一回,乐此不疲。

  李逸飞心想这天下很少有人能像他现在着同时享受一对母女花蜜穴的滋味吧,他是越干越投入,贺兰敏月和韩国夫人这对母女俩不时浪哼出声,被李逸飞插得爽歪歪。

  (和谐部分)“哦,心肝弟弟,小冤家,你插得姐姐爽死了,姐姐的小骚穴好充实啊。嗯,又顶到了,姐姐的花心又被你的大肉棒给刺穿了,好美!”

  韩国夫人撅着大屁股,不断骚浪的大叫起来,李逸飞的每一次撞击都能带起一大片臀浪和水花。

  韩国夫人的雪白肥臀本就丰满柔软,李逸飞从后面插进去能够直接深入到美妇人的花心深处,被里面的湿润温暖洞穴所包裹。

  “呼,真是太舒服了,韩国夫人这老骚妇的大屁股就像一块肉垫似的,好柔软好有弹性,本少爷每一次抽插都不用这么费力,真是个极品的美臀哦!”

  李逸飞爱不释手的抚摩着韩国夫人的雪白丰臀。

  他跨下的狰狞长龙不断撞击在美妇人的雪白臀肉上,荡漾起一片迷人的肉浪,而韩国夫人也深通床第之术,李逸飞长龙每一次撞击之时都能很好的被她夹吸住,丰满雪臀极有规律的向后摇晃摆动,迎合着李逸飞的抽插。

  很快,美妇人就开始爽得哼哼浪叫起来,一旁的贺兰敏月见状自然不甘落后,美少妇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李逸飞的身后,径自用她那对迷人高耸的酥乳摩擦着他的后背,下身小穴似乎由于太过骚痒,而一次次的顶进李逸飞的屁股沟内,鲜嫩的肉唇很快就跟李逸飞的两瓣臀肉摩擦在一起,姿势机极其暧昧撩人。

  “哦、哦,啊,心肝弟弟,姐姐的亲亲父亲,你的身体真强壮,屁股真结实啊,它磨得女儿爽死了,哦要来了,灵魂都要飞了!”

  贺兰敏月忘情大叫,那股疯狂的劲头竟比她母亲韩国夫人还要来得骚浪,她的鲜嫩肉唇每一次都能磨到李逸飞的臀沟深处,带给他一阵前所未有的奇异享受。

  美少妇上面那两团酥乳是那般柔软有弹性,每一次摩擦滑动都能让李逸飞灵魂都舒服得出鞘,心中直道贺兰敏月真是个会玩的尤物,难怪当年能把他死鬼祖父勾得神魂颠倒。她这种媚人的本事和精湛的床技确实没有几个男人受得了。

  在她的这种强力摩擦下,李逸飞突然惊骇的发现自己腰间竟有种酥麻的迹象,当真是不可思议。

  李逸飞也不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夹攻的滋味了,然而今夜与韩国母女大战之后,他方才得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韩国夫人和贺兰敏月这对母女俩都是风骚放浪的床第高手,她们在欢好之时能够尽情的投入,每一个动作都能给给男人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

  李逸飞在韩国夫人强烈的抽插了几百下之后,下身龟头处便有种射精的冲动,嘴上的喘息声逐渐变得粗重起来。

  “哦,好爽!亲亲姐姐,乖女儿,你们的小骚穴真厉害,弟弟快要被你们磨得射出来了。”

  “啊,要射了?快射吧,全都射进姐姐的骚穴里!”

  韩国夫人摇臀晃脑,她一听李逸飞就快要射了,那摆臀夹吸的动作顿时变得更加猛烈大胆,一阵阵强烈的吮吸从美妇人小穴内传来,它紧紧的裹吸,啃咬着李逸飞的大肉棒。

  这一下,李逸飞当真是舒爽到了极点,就连身体都开始剧烈哆嗦起来,看起来就要濒临至高潮。

  他身后的贺兰敏月见状顿时全力配合起自己母亲的套弄,丰满雪乳,鲜嫩性感小肉唇每一下都摩擦到李逸飞的灵魂深处。

  “好父亲,乖女儿也要来了,你的身体真是强壮,让女儿好迷醉啊,女儿的身体都快要融进你的灵魂里,哦,要丢了!”

  贺兰敏月一只雪白大腿紧紧缠在李逸飞的腰间,正中间可颗含苞待放的迷人肉芽儿不断摩擦在李逸飞的臀肉上,每一次摩擦,都会有一股动人的淫水从贺兰敏月的小骚穴内流出,不多时,李逸飞的古铜色屁股上面便已沾满了大量的爱液。

  “哦,要射了,这次真的要射了,啊,来了。”

  李逸飞怒吼一声,下身大肉棒条件反射似的在韩国夫人骚穴内猛烈抽插了几十下,整个人瞬间达到极乐的高潮,一股灼热的精华从他的龟头处射进美妇人的骚穴内。

  它烫得韩国夫人哇哇大叫,雪白丰满的身子同样剧烈痉挛抽搐起来。

  “哦,好人,心肝弟弟,姐姐也要飞了,魂儿都飞了,好美!”

  韩国夫人雪白屁股一摇,李逸飞那根杀气腾腾的大肉棒顿时从里面滑了出来,美妇人大口喘着粗气,身体死死的瘫软在大床上。

  “啊,父亲,母亲,女儿也要来了,飞了!”

  也不知是不是韩国夫人的浪声大叫深深刺激到了贺兰敏月,后者的妖娆身子在李逸飞强壮雄躯上猛烈摩擦了几下之后,就直接无力滑了下来,嘴上犹自低呼着真美。……

  “嗯,这次真是玩大了,现在都这般时辰了!”

  李逸飞抬头望了一眼那高高挂在窗外的艳阳,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来,昨夜为了征服了韩国夫人这两头母狼,他可没少卖力气,珍贵的精华都射出了好几次,以至于一觉睡到了天亮都不知道。

  李逸飞偏头看了一眼床上两个拥抱在一起的雪白胴体,不由暗暗摇了摇头,以韩国夫人和贺兰敏月现在的状态,今日是别想参加庄园狩猎了,最后能不能爬起来都是个问题。

  李逸飞低头在韩国夫人母女俩两人粉脸上各自亲了一口之后,便起身穿衣,收拾妥当,他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李逸飞,你怎么会事,都这个时辰了才来!”

  当李逸飞来到骊山庄园狩猎场之时,武则天正骑着一皮雪白骏马上一脸不悦的瞪着她,她身旁自然跟着张易之这个最宠爱的面首。

  今日,高贵的女皇为了狩猎方便,特地穿了一件红色武士服,紧窄的武士服将女皇那身完美的身材给完美的勾勒出来,前凸后翘,若火极了。雪白的玉腿有一大半裸露在外,晶莹剔透,散发着一股迷人的莹光。

  李逸飞暗暗吞了口咽水,心中直道武则天今天这身打扮实在是惹火。

  平时武则天都是穿着一身龙袍,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是今天她在穿了这身武士服之后,却别有一番野性美。

  李逸飞拱了拱手,贪婪的目光从女皇那惹火的胴体上收会,讪讪一笑,道:“小臣昨夜喝了点酒,所以今早睡过头了。”

  “李逸飞,你明知道圣上今日要游玩狩猎,你却玩忽职守,实在是罪该万死!”

  武则天话还没出口,张易之在一旁就已经大声数落道。

  说罢,他有转头朝武则天涎着脸笑道:“陛下,李逸飞恃宠而骄,不将陛下的旨意放在眼里,实在可恨,奴婢觉得陛下应该狠狠惩罚一下李逸飞,好让他长长记性!”

  武则天嘴角微微一翘,脸上似笑非笑,这一次她到没有怪罪张易之胡乱插嘴,而是媚笑道:“哦,易之你觉得本皇该如何处罚他呢?”

  张易之一见武则天居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面上顿时大喜,恶向胆中生:“奴婢觉得陛下应该杖他个一百大板,然后再拖到野外去暴晒!”

  “啊,夔儿,这万万不可!逸飞他也是无心之矢,他要是受了重罚伤了身子,等会还有谁来保护我们!”

  荣国夫人失声惊呼,急忙为李逸飞求情。

  “陛下,奴婢觉得不能一再纵容李将军,这次一定得给他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才能让他长记性。”

  张易之急声争辩道,目光阴冷,面庞显得有些狰狞。

  “张易之这该死的奴才,竟敢挑唆妖后来害我,看小爷这次怎么整死他!”

  李逸飞目中杀机闪烁,恨不得一剑刺死张易之这个混蛋。

  “嘿嘿!”

  张易之骑在高头大马上,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对于李逸飞他早就恨之入骨,若有机会,他当然不会忘记落井下石。

  “夔儿,逸飞一向乖巧懂事,忠心耿耿,这次他也是无心之举,并没有什么大错!你还是饶过他这一次吧!”

  荣国夫人见武则天半天没有反应,顿时着急的说道。

  武则天嫣然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李逸飞,面色威严的道:“李逸飞,你可知错!”

  李逸飞点了点头,道:“小臣知错!”

  武则天满意的笑道:“嗯,知错就好,这次的事情朕先记在帐上,等以后在一并清算。”

  “谢陛下!”

  李逸飞拱了拱手表示感谢,脸上装作感激涕零的模样。

  而张易之脸色却瞬间阴沉了下来,心中暗骂不已。

  “可恶,又被这小子给逃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