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香艳疗伤一

  “薛夫人!”

  李逸飞脸色一变,那快速急骋的骏马立刻被他给束缚了下来,一个灵巧的翻身,他便已从马上掠身而下来到柳眉身旁。

  “嘶,竟是毒镖,那神母宫妖女实在太狠毒了!”

  李逸飞低头看着柳眉那只晶莹如玉的大腿,只见那雪白的大腿上竟肿起一个小山包了,黑色脓血不断顺着伤口处流溢而下。

  李逸飞一见便知不妙,随即连忙将柳眉从地上环抱了起来,正当此时,图克那如滚雷般的叫嚣声却直接从后方清晰传来,一阵破空声突然在虚空中响起,显得那般刺耳。

  “李逸飞,你跑不掉的,乖乖受死吧!”

  “咯咯,逸飞弟弟,你跑什么呀,难道还怕姐姐吃了你不成,其实呢,姐姐对男人可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哦,你完全不用害怕的哩!”

  蝶舞咯咯荡笑,优雅身资宛如仙女下凡般曼妙动人。

  “该死,被他们给追上了!”

  李逸飞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蝶舞这个风情万种的妖精,对方虽然美艳无双,拥有寻常女子所没有的致命力,但是此刻他却没有任何欣赏的意思,有的只是熊熊怒火。

  “你们这两个蛮子,莫不成本太子怕了你们不成!”

  李逸飞回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柳眉,心中顿时感到着急起来。

  “图克兄,动手,莫要让他再给跑了!”

  蝶舞美目一沉,那优雅的身资就像一道闪电快速向李逸飞这边掠来,手上却迅速做出一个挥劈状。

  图克自然不甘落后,那狞笑的面庞凶残而又可怕,呼啸着欺身而上,直取李逸飞要害之处。

  “找死!”

  李逸飞冷笑一声,整个人恍若跟长剑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瞬间扬起一阵可怕的剑光。

  “千手观音!”

  看得李逸飞这一剑竟如此强大,蝶舞脸色也有些凝重,双手在虚空一阵舞动,便要向李逸飞轰来,然而正当此时,蝶舞整个身体突然一阵踉跄,美艳无双的玉脸上陡然浮现出一抹诡异的潮红来,整个人就像喝醉了酒那般摇摇晃晃起来。

  “怎么回事,我体内的真气为何突然在快速流失!”

  蝶舞心中的震惊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惊骇的发现自己全身竟使不出一点力气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逸飞的长剑朝他挥劈而下。

  “噗嗤!”

  高手之间对决原本便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蝶舞身体这一突变,立刻给了李逸飞绝佳的机会,那可怕的长剑顿时毫无阻碍的刺入蝶舞体内,直接将美人儿给重重击飞。

  一旁见状的图克顿时吓得大叫出声,那前进的身体陡然向后暴闪而来。

  “想跑,还是留下命来吧!”

  李逸飞嘴角泛起一阵冷笑,逍遥七星步刹那间启动,整个人宛如鬼魅般直接出现在了图克身后,长剑一扬,噗嗤,顿时毫无阻碍的刺进了图克体内。

  “李逸飞,你、你,我师尊绝不会放过你的!”

  图克最后只来得及放出这句狠话,那魁梧的身躯便轰然倒下。

  “哼,你师尊,就是你爷爷来了本太子也照杀无误!”

  李逸飞嗤笑一声,根本没有理会早已变成一具尸体的图克,而是目光望向前方,嘴角扬起一丝浅笑,道:“蝶舞姐姐,小弟又不是虎狼豺豹,你干吗这么着急离开呢?”

  说话间,李逸飞已经掠身而上,瞬间来到美人儿的身旁。

  “你赢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蝶舞美目一闭,好似完全认命了模样。

  李逸飞嘿嘿一笑,魔手在美人儿那如花似玉的粉脸上径自拧了一把,道:“像姐姐这么漂亮迷人的美人儿,我可舍不得下狠手。”

  身体被李逸飞这么轻薄,蝶舞顿时十分厌恶的娇斥,道:“臭男人,快把你的脏手拿开!”

  蝶舞本来就极为讨厌男人,这会李逸飞对她如此轻薄,自然让她十分恼怒。

  李逸飞哈哈大笑,大手在蝶舞身上几大要穴上连指了几下,最后才拍了拍美人儿的惹火翘臀,道:“还真是个火辣的美人儿,不过爷就喜欢你这样有脾气的女人,等我办完正事再好好调教你!”

  “嘿嘿,真是十分期待神母宫青莲使者那婉转承吟的放浪模样呀?”

  李逸飞目光一片憧憬,双手直接拦起蝶舞的娇躯向柳眉这边行来。

  “李逸飞,你这个小色鬼,臭男人,快放开本宫!”

  蝶舞羞怒异常,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给这么抱着,那惹火的翘臀至今还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想到这里,蝶舞心中便越发愤恨李逸飞这个小贼,奈何她心中功力全失,而且全身几处大穴都被对方给制住,即便她有心想要教训李逸飞这个臭男人,也是根本无力使。

  “还敢反抗,乖乖的给爷安静一点,现在你就是本太子的俘虏!”

  李逸飞见蝶舞挣扎臭骂得厉害,顿时一阵恼怒,直接抽出手来在美人儿的翘臀上又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好痛,李逸飞你这个恶魔,臭男人,本宫要杀了你!”

  从翘臀上传来的火辣辣疼痛,疼得蝶舞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不过性格刚烈的她还是不忘对李逸飞进行臭骂。

  “还敢顶嘴,看来对你的调教还不够!”

  “啪!”

  “啪!”

  “李逸飞你这个混蛋,老娘饶不了你!”

  “啪!”

  “啊!”……

  在李逸飞的调教下,蝶舞终于彻底服软,不敢再出声挑衅李逸飞,不过瞧其双目的怨毒愤恨之色,似乎并未完全臣服于李逸飞的淫威之下。

  不过李逸飞也并不着急,他知道像蝶舞这样高傲犹如凤凰的女人,一定要耐心调教,等美人儿尝过他大棒的滋味之后,到时肯定会乖乖的臣服。

  想罢,李逸飞也没有在理会蝶舞这个刚烈的美人儿,而是直接掠身来到柳眉身前。

  “不好,柳眉的毒性已经在发作扩散!”

  李逸飞低头一瞧美妇人那半边早已肿起的大腿,面色顿时一阵大变,随即急忙准备取出柳眉腿上的毒镖,不过他在转头看见旁边的蝶舞时,却突然有了主意。

  “蝶舞,快点叫解药交出来?”

  蝶舞偏过头,十分硬气,根本懒得搭理李逸飞。

  李逸飞见状不由气急一笑,恶狠狠的笑道:“蝶舞,你是不是又想尝尝爷手掌的滋味呀?”

  蝶舞一听美目顿时闪过一道惊慌,随即无奈的冷哼道:“解药就在这里,你自己拿去!”

  说着,她衣袖一拂,一个翠绿色的精致小瓶顿时从里面滑了出来。

  李逸飞顺手接过那个翠绿小瓶,然后又在蝶舞那精致的玉脸上拧了一下,道:“哈哈,这才乖嘛,等爷救好了人再好好疼你!”

  身体再次被李逸飞给轻薄,蝶舞自然羞愧难当,不过她这次到学聪明了,并未出声反抗,她看着李逸飞转身去为柳眉治疗伤势,嘴角却突然泛起一抹狡猾的笑容来。

  “李逸飞,你这个小色鬼刚才如此轻薄本宫,接下来看我怎么报复你!”

  蝶舞越想越得意,那魅惑的秋水剪眸顿时散发出一阵兴奋的光芒来。

  只可惜李逸飞并未察觉到这一幕,此刻他正为柳眉疗伤,美妇人因为失血过多而且又中毒极深,早已昏迷了过去。

  李逸飞低头看着柳眉那只早已变成黑炭一样的大腿,心中也不再犹豫,双手随即轻轻扯开美妇人身上铠甲,然后露出里面的动人春色来。

  他轻轻握住那枚莲花毒镖,随即猛地一扯。

  “啊,好痛!”

  柳眉直接疼得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薛夫人,你忍着点,我帮你将毒给吸出来然后再涂上药粉,你很快就会没事的!”

  李逸飞抬头对着柳眉轻声安慰道,他能感觉得出美妇人现在状况并不是很好。

  柳眉听了之后先是点了点头,不过转念一想,她又很快出声阻止:“不行,你不要帮我吸毒,这样子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柳眉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副大大咧咧,十分豪放的样子,其实她性格还是非常传统保守地,对于她这样已为人妇的人来说,自然不希望自己的清白身子被其它男人看见,更别谈让别的男人来为她吸毒了。

  “薛夫人,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就不要再迂腐了。难道那些狗屁节操能比你的生命更重要!”

  李逸飞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也没有想到柳眉会如此保守。

  “不行,你绝对不能这样做,啊,坏小子你干吗!”

  “完了,完了,这下我有何面目去面对夫君了!”

  柳眉一见李逸飞见趁自己不注意时,强行撕开她的亵裤为其吸毒,不禁又恼又怒。长这么大,她的身体也只有自家夫君看过,其它男人根本没有这个机会一饱眼福,如今自己动人的身子被一个小自己许多的男人给看光,美妇人不禁感到一阵绝望。

  尤其是李逸飞双唇贴在自己腿上的那种冰凉和酥麻,更是让她心乱如麻,身体那种久违的欲望竟隐隐有种在滋生萌芽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