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与爱同行 - 第104章浴池争风②

  凌峰抱着曾经的华山师姐覃畹凤走出更衣小室。

  “皇上……”畹妃覃畹凤羞得一下把小脸埋进了凌峰怀里。

  “哈哈,这时羞可晚了。”凌峰抬头看看,一帮女子都坐在池边愣愣的盯着走出来的凌峰和畹妃覃畹凤,而昭阳公主跑到了池中间的大玉盘沿上坐着,小脚还一荡一荡,小脸红彤彤的。

  “怎么都不洗了?”凌峰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抱着畹妃覃畹凤走下了浴池,并且把畹妃覃畹凤放下。

  “皇上,怎么换个衣服要这么长时间?”昭阳调皮问道。

  “皇上的事你也管,你和欣茹快点洗,洗完了马上出去。”凌峰说着,伸手把静瑜仙子拉到池里,一起揽着畹妃覃畹凤半躺下。

  昭阳公主嘟了下小嘴,翻身从大玉盘上溜下来,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被玉盘把衣服刮住了,整个一个小皮皮都露了出来。

  “格格格……”

  “哈哈哈……”

  一帮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里她最小,自然都把她当做小孩子一般。

  昭阳公主把衣服拉了拉,小脸红红的,小嘴嘟起大高,有些气恼的盯着凌峰。

  “小丫头,这个浴室只有朕和朕的爱妃们才可以来洗浴,你和欣茹公主没有经过朕的允许就偷偷跑进来,朕不责罚你就是了,你还生起气来了。”

  昭阳公主故意小嘴一撇,假装委屈的说道:“欣茹,皇上……不喜欢咱们了……不如咱们走吧!”

  安南欣茹公主可没有昭阳那样了解凌峰,她急忙站起来,走到凌峰的跟前跪倒,说道:“欣茹从安南来到皇宫,不懂事,惹皇上生气了,求皇上别生气了,以后欣茹公主再也不敢乱来了。

  这个时候覃畹凤偷偷的扯了扯凌峰,示意凌峰别逗她了,凌峰依然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这次就算了,以后没朕的允许不许到这里来。”

  “嗯!”欣茹公主点点头。

  “你俩还不快起来穿衣服回里宫。”

  “谢皇上……”安南公主谢了恩,忙换了衣服跑了出去。

  昭阳公主可就尴尬,她本来就不想走,被凌峰这么一说,而安南欣茹公主这么一走,自己站着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当即跺跺脚,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气鼓鼓的道:“走就走,我……我以后都不理你了!!”说着,真的就转身离开了!

  凌峰叹了一口气,又往下躺了躺。

  “皇上,有心事吗?”静瑜仙子轻声问道。

  凌峰拍拍她,“静妃,朕很想听听你的仙曲,一解这尘世中的烦恼。”

  “嗯!”静瑜仙子点点头,挥手叫人把琴取来。

  畹妃覃畹凤轻轻的触摸着凌峰的,“万岁,是不是累了?”

  凌峰一笑,“没想到畹凤膜今天的胆子居然这么大,把朕弄的真得好累。”

  “不要说了吗!”畹妃覃畹凤撒娇的轻轻推了下凌峰。

  “哈哈……”凌峰把畹妃覃畹凤和静瑜仙子往怀里一揽,又看了看林菀卿和芸妃,俩个小丫头都坐在池边,把小脚丫放在池里荡动着,

  “你俩个也过来。”

  俩人忙跳下池里淌着水走过来,轻薄的衣服紧紧裹在身上,透出那淡淡的肌泽,包满的玉- 峰随着她俩走动上下弹动,美不胜收,俩人见凌峰的目光在她俩身上下意识的捂着胸- 部,走到凌峰身前犹豫了下,一个挨着静瑜仙子坐下,另一个挨着覃畹凤坐下。

  “芸妃。”凌峰指指了中间那个大玉盘,“朕总感觉那上面少了什么。”

  “皇上,少什么?”芸妃南宫芸一时没明白。

  “朕记得上次芸妃躺在上面就蛮好的,你再躺上去试试。”

  “啊……皇上,不要了……”芸妃顿时明白了凌峰的意思,小脸越加的红了。

  “皇上,你说什么呀?”畹妃覃畹凤不明白的问道。

  “畹凤想知道吗?”

  “嗯,皇上你说?”畹妃覃畹凤一副好奇的眨动着一双大眼睛。

  “那你来。”凌峰说着,拉着畹妃覃畹凤站起身向那玉盘走过去,畹妃覃畹凤心里好奇,很傻乎乎的随着凌峰。

  “畹凤,你把衣服了。”

  “啊……干嘛?”畹妃覃畹凤羞涩的瞪大了眼睛。

  “你不想知道,朕帮你复原那天的场景啊!”

  “不要,畹凤不想知道了。”畹妃覃畹凤说着转身就要跑。

  凌峰一把又给扯了回来,“你不想知道菀卿肯定想知道,静妃和芸妃也想再看看那天的场景。”

  “那谁想看谁吧,畹凤不想看。”

  “你可不要逼朕动手啊!”凌峰做出了一副要扯开她衣服的样子。

  “皇上……不要……畹凤不想看……畹凤也不想……”

  “现在后悔也晚了。”凌峰说着把她抱起来就放到了大玉盘上,“不许下来。”

  “不要,皇上……畹凤不想看了,也不想知道了,求你了皇上……让畹凤下来吧……”畹妃覃畹凤扮出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凌峰回过身来,“你们说让不让畹妃下来?”凌峰见无人表态,又道:“同意她下来的举手?”

  覃畹凤一见无人举手心里更急了,忙作揖,“姐妹们,求求你们,举举手,静妹,求求你,芸妹妹,求求你们举举手。/ ”

  三人见覃畹凤那副可怜楚楚的样,都犹犹豫豫准备举起手,凌峰坏坏的扫了三人一眼,“谁第一个举手朕让她代替畹凤。”

  三人一听,忙一下把手放下了,覃畹凤一下又把眼睛瞪大了,“皇上,不公平……畹凤不干……”

  “哈哈哈,没办法,现在众人一致通过让畹凤脱衣服,你再不尊重众人的意见朕可真不客气了。”凌峰说着抓住她的两只小脚丫就准备痒她的。

  “皇上……不要……格格格……皇上求你了……格格格……”还没等凌峰痒到她就先笑的不成了。

  “那你还是不?”凌峰带有威胁道。

  “格格格…………畹凤……求你了皇上……千万别痒畹凤……畹凤很怕痒的……”

  俩人正闹着,侍女抱着琴走了进来,畹凤一见来了救星,忙道:“万岁,让静妃妹妹坐在这里弹仙曲岂不好。”

  “嗯,是不错,不过,你还是不能下来。”

  “皇上,为什么呀?”畹妃覃畹凤皱了皱小鼻子,随之,眼睛一亮,一搂凌峰的脖,“好皇上,求求你,就抱畹凤下来吧!”

  凌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不行,你就在上面吧!”

  “万岁……”覃畹凤撒娇的嘟着小嘴。

  凌峰又把静瑜仙子抱过来放到了大玉盘上,“静妃,这里会不会影响效果?”

  “应该会影响,不过,听仙曲和弹奏仙曲是一种心情。”静瑜仙子说着,用指尖拨弄了一下琴弦,顿时一串悦耳的音节流动而出。

  凌峰感觉心神一荡,似是心情都轻松了不少,目光盯着静瑜仙子,慢慢退回去,用手揽住林菀卿和芸妃静静的听起来。

  静瑜仙子的玉指轻快的律动着,闪过一连串柔和的光晕,旋律轻松而明快,似是突然走进了春天,青草吐新,蜂蝶盈盈,暖风拂动,空气中散发着花的芬芳……

  静瑜仙子目光柔和又娇媚的盯着凌峰,那眼神已没了当初那种忧伤与凄然,正如她所说的,弹琴是随着心情的,此时的弹琴就如她的心一样明亮。

  畹妃覃畹凤嘟着的小嘴也缓了下来,歪个小脑袋,目光盯着静瑜仙子,似是带着羡慕,而林菀卿和芸妃也下意识的靠在了凌峰的怀里,倾听与享受着这温馨的一刻,只要用心,就会感受到彼此的心声。

  ……

  “皇上……”静瑜仙子轻轻收住手指,目光盯着凌峰。

  凌峰轻轻的鼓起掌来,“静妃弹的真好,朕的心情也随着静妃的弹琴清朗了起来。”

  凌峰带头一鼓掌,畹妃覃畹凤、林菀卿、芸妃也鼓起了掌,凌峰走过去,伸手搂过静瑜仙子吻了吻,接着把她抱了下来。

  “皇上,还有畹凤呢!”畹妃覃畹凤撒娇的伸出了手。

  凌峰朝她一笑,“让你上去干什么了?”

  “啊,还要呀,皇上,不要了吧!”畹妃覃畹凤皱着小眉头又嘟起了嘴。

  “畹妃覃,你看着办吧。”凌峰眼盯着她,搂过林菀卿又吻了一口,弄得林菀卿小脸顿时又红了。

  畹凤咬了咬,又歪着头看了浴室的顶部一眼,“就,有什么好怕的。”畹妃覃畹凤说着站起身扫了几个侍女一眼,几个侍女马上明白了,微微福了一下,都退了出去。

  畹妃覃畹凤目光柔媚着盯着凌峰,用指尖轻轻一拉衣带,随之,慢慢的一点点拉开衣服,那衣服都沾在了上,随着她的拉动一点点贴着滑过,渐渐露出雪-嫩的玉脂。

  “啊……”芸妃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伊帕而罕与林菀卿也愣愣的盯着畹妃覃畹凤,心惊她的胆子。

  一双玉如“砰……”的弹了出来,带着细碎的水珠,畹妃覃畹凤又咬了一下,接着微微呼了一口气,似是下定绝心一样,一下扯掉了衣服,卷了一下,用力抛给凌峰。

  “皇上,畹凤已经光了,你还想让畹凤做什么?”畹妃覃畹凤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似是倒要看看凌峰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畹妃覃畹凤用小手捂着胸- 部,把那包满的玉- 峰从上面挤出了一波肉,而腿间就那么白净净的,往那一站,还真如一座白玉雕塑。

  凌峰本是逗她玩玩,她这一还真不知怎么逗她了,只好手摸着下颌盯着她,似是欣赏着她的娇- 躯,又似是想着主意。

  “皇上,要不,抱畹凤下去吧!”

  凌峰用说指了指她,“没想到妃儿的胆子越来越渐长了,好,既然畹凤把衣服都了,朕说话算数。”说着,走过去在她小皮皮上捏了一把,接着像抱孩子一样手托着她的小皮皮把她扛了回来,不过,并没把她放下,而是直接揽着她半躺在了水中,这样一来,畹妃覃畹凤竟成了趴在凌峰身上。

  畹妃覃畹凤目光盯着凌峰,看到凌峰一脸的坏意,已意识到下毛要发生什么事了,忙要站起来。

  凌峰却一拉她的小手,同时,腿在她的腿之间一挑,她的两条腿便分开了,竟变成了骑在凌峰身上。

  “皇上……”畹妃覃畹凤大羞,小脸红彤彤的。

  “这里你最长了吧?”

  “皇上,干什么?”畹妃覃畹凤羞得已不敢看凌峰。

  “那是不是应该带着头,教教妹妹们怎么侍候皇上。”

  “皇上,是……是不是让臣妾……给你捶捶腿,捏捏肩?”

  “畹凤不是挺聪明吗,怎么这时又糊涂了。”

  “畹凤……不明白……皇上的意思……还请皇上……明示……”

  “明示,好……”凌峰一个好字刚出口,大棒棒突然挺了起来,“啪……”

  拍打在她的小皮皮上。

  “啊……”畹妃覃畹凤一下趴在了凌峰的身上,“皇上,婉而还是……不明白……”

  凌峰笑了笑,伸手托住她的小下颌把她拉到嘴边,直接把她的吸到口中,同时,把舌头探了进去。

  “嗯……嗯……嗯……”畹凤并没反抗,两只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搂住了凌峰的脖子,也主动迎上去,与凌峰的舌头交- 缠在一起,彼比的来回玩弄摩擦着,同时,凌峰的一双大手已摸向了她的小皮皮,轻轻的挤压着。

  凌峰专注的像旁若无人,只管亲吻抚- 摸着畹妃覃畹凤,两只大手在她白嫩的身子上揉来滑去,水波荡动,软玉交缠,畹妃覃畹凤的身子像一条鱼一样,摸起来更加的软嫩细滑。

  静瑜仙子、林菀卿、芸妃,一张张俏脸越渐的红晕,气息越渐急促,心里魂荡神离,好在她们都经历过这种场面,都见过那庞大的场面,几十位女子与凌峰交合。

  “皇上……皇上……嗯……嗯……你来……你来呀……”畹妃覃畹凤羞涩的贴在凌峰的耳边小声乞求着,让她在上面主动还是有些放不开。

  凌峰也不说话,只管亲吻着畹妃覃畹凤,从畹妃覃畹凤的耳边慢慢的向下亲吻,边亲吻着边扶起她的身子,一双包满的玉- 峰也离了水面,凌峰凑上去,用舌尖舔弄着,小如头红嫩嫩水灵灵的,围绕着小如头是一圈淡淡的乳- 晕,凌峰又把小如头吸进嘴里,西吮着夹磨着,吸进去再吞出来。

  “嗯……嗯……皇上……啊……皇上……”畹妃覃畹凤眯着眼睛忍不住呻音着,浅叫着。

  “呼……”凌峰玩够了又半躺下,把畹妃覃畹凤搂进怀抚- 摸着,“畹凤,看你的了。”

  “啊……皇上……真要啊……”

  “你不想吗,如果你不想朕车可换别人了?”凌峰也贴近她耳边轻声道。

  “嗯,皇上……好坏啊……就想……出人家的丑……”畹妃覃畹凤娇嗔着,又看了看其她人,一下把小脸捂住了,“你不们……不要看了吗……”

  静瑜仙子、林菀卿、芸妃自然也不好意思看,都把头低下了,芸妃还用小手一下下撩动着水。

  畹妃覃畹凤皱着小鼻子,咬着仰着小脸,两只小手急切的拉开孙得的衣服,又抬起一点- 部,摸到凌峰的大棒棒,塞到花瓣间,用力的往下一坐,让那大棒棒慢慢涨开她那里一点点插进去,凸起的鳞片很敏感的磨擦着她软嫩的腔道,开始进入时有那么一些涨痛,却也更增加了被侵入的快赶。

  “啊……”插进三分之二便顶到了她的小花芯,身子一阵酥软瘫软在凌峰的怀里。

  “皇上……畹凤被你插得……没力气了……你帮帮……畹凤好吗……”

  “难道你就不心疼朕?”凌峰来回抓捏着畹妃覃畹凤的小皮皮。

  “畹妃覃畹凤……自然心疼……皇上……可是畹凤……被皇上一顶……连都麻了……”

  “畹凤是不用心,把那次救朕的劲头拿出来一定行。

  畹妃覃畹凤又咬了咬,用手支起身子,缓缓的运动起来,带动着水哗啦哗啦直响。

  “嗯……嗯……皇上……啊……畹凤……好累啊……”畹妃覃畹凤边套弄着边诉说着辛苦。

  “呵呵,这回知道朕平时的辛苦了吧?”

  “嗯,畹凤……知道了……以后畹凤……一定好好……服侍皇上……”

  “畹凤小嘴越来越甜了,不过,今天你就辛苦一下吧!”凌峰说着,伸手把静瑜仙子揽过来,吻住了她的小嘴。

  静瑜仙子的小嘴永远那么软- 嫩柔滑,像含着一汪水一样,小也是软- 嫩嫩的,轻轻的缠- 绕着凌峰的舌头。凌峰边亲吻着静瑜仙子,边轻轻的抚- 摸着她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她的衣服被凌峰给了下来,两只包满的玉如欢快的微微弹动着,细碎的水露顺着包满的凸起向下滑落,在那如头上一顿,像乳- 汁一样滴落下来。

  “嗯……嗯……皇上……”静瑜仙子把头向后仰着,露出那白- 嫩的玉- 颈。

  凌峰的嘴慢慢的向下滑动,一寸寸的西吮着伊帕尔的玉肌,随着她的兴奋,体香越来越浓郁,淡淡的飘散到空气中。

  “啊……啊……皇上……畹凤……不行了……救救畹凤……”畹妃覃畹凤连累带被快赶的冲击几乎透不过气来了。

  娇- 柔的身子快速的伏动着,小腔道一下下套弄夹挤着大棒棒。

  凌峰放开静瑜仙子,一揽畹妃覃畹凤的竟站了起来,畹妃覃畹凤知道凌峰要发动猛攻了,两条玉臂紧紧的缠住了凌峰的脖子,把两条也环到了凌峰的腰间。

  凌峰的大棒棒来回的在畹妃覃畹凤的小腔道里……两人身体都沾着水原因,声音特点的清脆,拍击的“啪啪……”直响。

  身上细碎的水珠四处飞溅,汁顺着凌峰的不停的往下淌。静瑜仙子、林菀卿、芸妃被弄的气血浮动,的剧烈的起伏着,不好意思看,又忍不住偷偷的看,都盼望着下一个干的是她们,可是谁都知道,第二个肯定是静瑜仙子。

  “啊……啊……呜……啊……皇上……皇上……畹凤……来了……畹凤要死了……”在小室内不敢叫,此时终于放开了,终于无所忌讳了。

  身子来回扭动着,配合着大棒棒的,兴奋的身子仰起又落下,落下又挺起。

  凌峰依然在挺动着,这时候给对方带来的是最高了,起来也更加的舒服。

  “啊……皇上……不行了……畹凤……不行了……”畹妃覃畹凤痛快的泄了身,绵软的伏在凌峰的身上。

  凌峰把畹妃覃畹凤放下又扑向了静瑜仙子,那根大棒棒随着凌峰的身体来回的晃动。

  “皇上,你要轻点……”静瑜仙子一看凌峰那大棒棒竟胆怯起来。

  “静妃,你放心,朕什么时候弄痛过你。”凌峰说着,把静瑜仙子抱到池子边上,伏亲吻着她的小如头。

  “嗯……静妃……知道……知道皇上……疼静妃……”静瑜仙子两只小手搂着凌峰的头亲昵的爱- 抚着,并且把凶部挺起来让凌峰尽情的亲吻。

  凌峰边亲吻着,边用手抬起她的一条玉- 腿,把大棒棒顶在那花瓣间上下滑动。

  “嗯……皇上……静妃……想要……”静瑜仙子不敢太大声,只贴在凌峰的耳边小声乞求道。

  “朕这就进去了。”凌峰一用力便突进了关口。

  “啊……皇上……这回有些……涨……”

  “朕知道……每次都是缩小了的,但你也不能每次让朕缩小吧,那样会很不痛快的。”

  “那皇上……不要缩小……就这样干吧……静妃受得了……”

  凌峰不敢用大力,只一点点的蠕动着,关键是前面,只要前面一进去一切都变得那么顺利了,细滑的软- 肉与大棒棒紧紧吻合在一起磨擦着。

  凌峰费了好大的力,终于顶到了底,触到那圆润的花芯上,随着顶动,“骨碌……”一转,凌峰顿时感觉根都是一阵酥麻。

  “皇上对静妃妹妹好轻柔啊!”畹妃覃畹凤竟有些醋意。

  “畹凤,你还不知足,今天你来了几把?”凌峰回头道。

  畹妃覃畹凤一伸小舌头,不再说话了,把身子仰了仰,轻轻的划动身边的水,又看了看身边还在忍受着的林菀卿和芸妃,心里平衡多了,这里也只有她最舒服了。

  “啊……皇上……皇上……啊……”静瑜仙子来回扭动着身子,她快赶来的非常快,估计是压抑得时间太长了。

  凌峰也加快了速度,大棒棒来回的在那小膣道内插进抽出,粘滑的汁水被带出小膣道,又顺着小皮皮流下来。

  静瑜仙子被凌峰顶得不停的往前滑动,凌峰只好把她的两条腿扛在肩上,同时用手抓住她的圆润的肩稳固她的身子。

  静瑜仙子的小膣道很有力的握动收缩着,身体整个都僵直了,埋进凌峰的怀里剧烈的痉- 挛着,十根手指紧紧的扣进了凌峰的肌肉里。

  凌峰依然在顶动,伊帕尔的身子稍松驰了一会,很快又绷紧了,再次接近了高潮。

  静瑜仙子的俏脸娇艳的像玫瑰一样,又涔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更加的娇美动人。

  静瑜仙子最后已叫不出声来了,只是拼命的抱着凌峰的后背,小嘴着凌峰的肩,湿滑的小嘴弄着凌峰又痒又麻。

  随着她花芯里的阴- 精泄出空气的清香更加的浓郁,让人闻了心旷神怡,凌峰虽然在她身体里没爆发出来,但是吸了她的纯阴之精华也是无比的舒爽。

  凌峰抱着瘫软的静瑜仙子又亲吻了一翻,这才离开她的身体。

  林菀卿和芸妃都抬着头愣愣的盯着凌峰,凌峰仰头倒入水里洗了上的汗再次站起来向林菀卿和芸妃走去。

  林菀卿和芸妃羞得都微微低下了头,感觉口干舌燥,尤其芸妃更加的奢望,可是她也知道,按顺序下一个是林菀卿的,谁让他要比林菀卿小。

  “菀卿……”凌峰伸手把她拉起来。

  林菀卿一下倒入了凌峰的怀里,玉臂环抱着凌峰的腰,凌峰用手托起她的小脸低下头吸住她的小嘴,同时慢慢的扯下她的衣服,两只手游到她的小皮皮处,用力一托把她抱入了怀里。

  林菀卿也顺势用腿盘住了凌峰的腰,这时候没有什么可羞的了,她已正等了多时,早已是等不急了,终于轮到她了自然要用心去接受凌峰那柔柔的爱意。

  凌峰托着她的小皮皮一点点把好举起来,嘴也慢慢向下滑动,最后叼着她包满的玉- 峰,像吃奶一样西吮着,用嘴唇夹磨着她的小如头,并且用舌尖来回舔着。

  林菀卿头向后仰着,把凶部挺着高高的让凌峰西吮,享受着被西吮的快赶。

  长长的湿发垂洒着,随着林菀卿身子的颤动微微抖动着,晶莹的水珠顺着发尖滴落下来。

  凌峰的手来回着她的小皮皮,手指一点点探入那两片花瓣,花瓣随着凌峰手的挤压张合着。

  凌峰的手指一滑,已探进了花瓣内,来回的抚- 摸滑动着,软嫩的小花瓣湿滑而温暖,温柔的夹磨着凌峰的手指。

  林菀卿的身体也随着一挺,忍不住激动的呻音起来,两条玉臂也绕得更紧了。

  “菀卿,想不想要?”

  林菀卿一向很拘束,所以,凌峰便故意逗她。

  “皇上……菀卿一切……都是皇上的……”

  “你是朕的,朕也是你的,咱是互相的,所以,朕也要尊重你的意见,菀卿不高兴的事朕不会去做。”

  “菀卿愿意……什么都愿意……给皇上……”

  凌峰手稍一松,林菀卿的身子往下一滑,小花瓣正好顶在大棒棒上。

  “菀卿,朕想休息一下,你做好吗?”

  “嗯,菀卿听……皇上的……”林菀卿就是再羞也不会违背凌峰的意思。

  “菀卿就是听话,不过,朕还是愿意听到你提出不同的意见。”凌峰抱着林菀卿半躺下。

  “菀卿没有……林卿一切都听……皇上的……”林菀卿说着,咬着,抓住凌峰的大棒棒塞进小花瓣内往下一坐,便套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