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药大亨 - 第321章 万种风情

  冷哼一声,陆启文的目光如有实质一般透过那薄纱盯着洪九,洪九只感到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一般,那巨大的压力让洪九浑身颤抖,冷汗如下雨一般的流下。

  洪九心中可以说是畏惧万分,要知道他已经吩咐了自己那班手下,只要听到房间里传来声响便立刻冲进来,可是现在贺子奇在那里鬼哭狼嚎,便是在百米外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但这么一会功夫了,自己安排的那些手下竟然连一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一时之间房间之中除了贺子奇的惨叫声还夹杂着洪九那沉重的呼吸声。

  杨凝吟被陆启文抱在怀中,脸上一片平静,目光扫过倒在地上的贺子奇,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夫君,你准备怎么惩治他们呢?”

  陆启文低头在杨宁以的额头之上亲吻了一下道:“还能怎么惩治,这些人都是普通人,让我去杀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我可做不到”听到陆启文的话,洪九感到漫天的乌云一下子消失不见,自己竟然能够活命,这对于洪九来说无异于天大的好事。

  杨凝吟疑惑的看着陆启文,似乎有些不解。

  陆启文笑道:“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有花不成?”

  杨凝吟摇头道:“我只是在想你既然不杀他们,那么又准备怎么做?”

  陆启文笑道:“这还不容易吗,既然他们属于一个帮派,那么定然坐过太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只需要逼着他们将自己的罪行写下来,到时候交给政府机构来处理便可以了”

  杨凝吟眼睛一亮,点了点头道:“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他们肯不肯配合了”杨凝吟的声音不高也不低,不过正好可以让贺子奇与洪九听见。

  陆启文赞赏的看了杨凝吟一眼,冷哼一声道:“不配合我的我便杀了他,我就不信没有人不怕死!”

  “我配合,我配合……”忍着剧痛,贺子奇大声的叫起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贺子奇的心理很快便被杨凝吟还有陆启文的配合给打破,一只手抱着膝盖一边大声的叫道。

  陆启文与杨凝吟对视一眼,贺子奇人虽然窝囊了些,不过毕竟是他们这个帮派的少帮主,想来一定知道许多隐秘的事情,只要贺子奇能够配合的话到时候他所交代出来的罪证足以使得这个帮派覆灭。

  洪九冷哼一声冲着贺子奇道:“公子,你不能这样啊”

  贺子奇额头之上满是冷汗,冲着洪九颤声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少爷我可不想这么死了,老东西,你要是不想活的话就坚持着,别拉我和你一起倒霉”

  贺子奇的话直将洪九气的差点晕过去,大吼一声向着贺子奇扑了过去,口中叫道:“你这孽障,我要为大哥清理门户”

  陆启文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弹出一道气劲正中洪九,洪九的身子一下子僵住,正是被陆启文给点住了穴位。

  贺子奇挣扎着从洪九身下爬出,摸着被洪九那粗糙的大手卡得生疼的脖子,恨恨的望着洪九,伸手抓起洪九身边的一把锋利的匕首冲着洪九的心口捅了过去。

  陆启文与杨凝吟看得清楚却没有出手去阻拦,洪九浑身带着一股子的杀气显然死在他手上的人也不少,遭到今日的下场也算是他的报应吧。

  只是洪九口中溢出鲜血,一脸不敢相信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贺子奇会拿着匕首杀了自己,至死眼中都带着那种不信的神色。

  “啊,九爷,公子杀了九爷啊……”

  陆启文撤去了门口处的气场,守在门外的那班手下立刻就发现了房间之中的异样,可是当他们看到贺子奇一脸挣狞的将一把匕首插进洪九的心口的时候不禁惊讶的喊叫起来。

  听到这喊声,贺子奇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惊慌的看了一眼已经没了气息的洪九一眼,尖叫一声,连忙放开沾满了鲜血的匕首。

  洪九的身子重重的倒在贺子奇的身上,贺子奇吓得尖叫不已,拼命的去推动洪九的尸体。

  陆启文皱了皱眉头,已经从陆启文的怀中起来的杨凝吟身上穿着睡衣,看到陆启文眉头皱起轻笑道:“好了,快些穿上衣服,只怕再有一会就有人赶来这里了,你总不能这么见人吧。”

  陆启文点了点头,一边由杨凝吟服侍着穿上衣服一边道:“一会我出去让这小子将他们的罪状写下来,你便在这里换一身衣服再出去”杨凝吟笑着点头。

  从帷帐后走出,陆启文一脚将贺子奇连带着洪九的尸体踢到客厅之中,几名回过神来的洪九的手下不禁扑到洪九的尸体边上晃动着洪九的尸体,在确认洪九已经死去之后,几个人眼中闪着凶光,红着眼睛盯着杀死洪九的贺子奇,那副模样像是要将贺子奇给撕吃了一般。

  贺子奇被陆启文提出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刚回过神来便见到这几个平时对自己恭恭敬敬的手下用一种吃人的目光盯着自己。

  贺子奇吓得只发抖,颤声道:“你们……你们想做什么,难道要造反不成?”

  一个壮实的汉子手上满是洪九身上流出的鲜血,挣狞的冲着贺子奇道:“贺大公子,你杀了九爷,这可是我们兄弟亲眼所见的,九爷对你忍让那是看在帮主的面子上,可是现在你杀了九爷,我们这班兄弟可不像九爷那么好说话,今日必让你为九爷偿命。”

  说话之间几名男子纷纷露出残忍的笑容,能够被洪九带在身边的人自然是洪九的绝对的心腹之人,所以几人想要杀了贺子奇为洪九报仇倒也显得正常。

  贺子奇的一只腿已经被陆启文给打断,见到几人向着自己逼近只能靠着两只手向后挪动,脸上带着畏惧的神色颤声道:“你们若是杀了我的话,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难道你们就真的不怕你们的家人受到牵累?”

  贺子奇的话正击中这几人的弱点,他们虽然可以不顾生死,可是却不能不为自己的家人着想。

  陆启文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淡淡的瞥了众人一眼,冲着贺子奇道:“小子,赶快将你老子所做的恶事一件一件的给我写出来”

  贺子奇见到陆启文出来,脸上露出畏惧的神色,在他的心中陆启文就像是一个魔鬼一般,自己连陆启文的面都没有看到便被他给搞的断了一条腿,甚至连洪九也是间接的死在对方的手上。

  见到房间之中走出陆启文,那几名汉子立刻将目光转到陆启文的身上,看上去像是诸人中的领头人模样的那名男子站起身来,冲着陆启文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和公子说话”

  陆启文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嘴角带着一丝邪恶的笑意,只是盯着被吓得颤抖不已的贺子奇。

  “啊……”

  贺子奇被陆启文的精神压力给压迫的疯狂一般,抓住什么东西就向着陆启文扔了过去,似乎这样便能够摆脱陆启文带给他的心理阴影一般。

  那名汉子见到陆启文根本就不看自己一眼,脸色微微一变,大喝一声道:“兄弟们,大家并肩子上,将这狂妄的小子拿下”

  几名壮汉闻声纷纷暴喝一声向着陆启文扑了过去,看上去几人倒是配合默契,有攻击陆启文上盘有攻击下盘,分工很有条理,可惜的是他们这擒拿手段对付普通人还可以,但是在陆启文看来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罢了。

  站在那里不动,一只脚递出,只是几下,冲上来的几条大汉比来的时候的速度还要快的倒飞出去,咔嚓声声,客厅中的茶几被几人砸碎,一个个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陆启文一步一步的走向贺子奇,贺子奇一点点的后退,当退到角落里的时候,贺子奇避无可避只能恐惧的望着陆启文。

  陆启文冲着贺子奇轻轻一笑,大手抓住倒在身边的一个男子的手,微微用力,只听得咔嚓一声,那男子当即哀嚎了起来,整个手骨被陆启文给全部的捏碎,已经不成形状。

  贺子奇感同身受一般吓得脸色苍白。

  陆启文笑道:“看到没有,若是你不老实的话,你的下场将比他还要悲惨十倍,到时候我会将你全身的骨头给捏碎,想必你也不想尝一尝那种滋味吧”

  贺子奇连忙摇头颤声道:“我……我一切都听你的”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陆启文转过身去,只见下身穿着碎花长裙,上身穿着白色衣衫的杨凝吟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秀发用手帕扎住结成一个蝴蝶结,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陆启文见了眼睛一亮,那修长的脖颈细嫩如白玉,让人看了不忍将目光移开,在杨凝吟的手中拿着一叠的纸张,淡淡的一笑道:“夫君,给你纸、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