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七十六章


  遭受手指的一番入侵,蓝灵玉的理智已近崩溃,大片汗水沾湿了床铺,大声呻吟,双手不知不觉地往慕容修伸去,心中浮起一个堕落的念 头:“他的武功这么高,心机多端,我根本对付不了他。连在巾帼庄里都不能反抗他,我……我真的完了……再也……支撑不住了……”

  她双眼一闭,噙着泪水,悲哀地放弃抵抗,嘴里微弱地喘息,一边解开慕容修的长袍。慕容修用手指轻轻梳着她的头发,笑道:“这样才 乖。怎么样?想让我上你了么?”蓝灵玉娇躯一颤,两颗晶莹的泪珠滑落双颊,不敢作声,毫无力气地摇了摇头,手里却继续替慕容修脱衣服 ,到了裤子时,犹豫着不动。

  慕容修见她不再动作,索性自己拉下裤子,那巨大的物事对着蓝灵玉傲然直立。蓝灵玉看着,心中不禁一阵凄楚,肩头微颤,低声呜咽道 :“不要……真的不要……”

  慕容修握住她那两只纤细的手腕,拉到阳具旁边,低声道:“好好握着!”

  蓝灵玉尽管感到无比羞辱,也无选择余地,柔嫩的手掌轻轻握住那粗大的阳具,但觉手上一热,一种异样的感受直逼心头,不禁轻轻咬住 下唇。

  却听慕容修笑道:“小浪货,你可曾尝过男人的这根宝贝?”蓝灵玉娇弱地垂着头,又是几滴泪水落下,低声道:“那是……什么意思? ”慕容修嘿嘿一笑,手掌在她的头顶来回抚摸,道:“不会么?现在你便来尝尝罢。嘴巴张开,慢慢吞进去,好好地舔,包你回味无穷的。”

  蓝灵玉像是吃了一惊,颤声道:“我……要我用嘴……”慕容修道:“还不快点?”蓝灵玉“唔”了一声,心中明知是羞耻之事,身体却听话地弯下腰来,朱唇离阳具先端不过寸许,樱口微开,带着些许抖动,总是不敢动作。

  不料慕容修手一按,蓝灵玉的小嘴正好凑到阳具之上,盛怒的肉柱立刻塞进了湿柔的口中。蓝灵玉又是惊慌,又是羞愧,却是不敢违逆慕 容修,唯有竭力忍受,轻轻含着,喉咙之间发出“唔唔”的声响。

  又听慕容修道:“怎么?开始吸啊,舌头别忘了好好舔,这感觉可会让你爱死的,嘿嘿!”蓝灵玉羞得浑身发热,双手仍然握着阳具下半 段,口中开始缓慢地吸吮舔弄。

  慕容修则摆动腰,竟直接在她口中冲刺起来,笑道:“手也别闲着,让我看看,你要多久才能让我发泄出来,换到下一个洞?”蓝灵玉一 听,心中登觉悲哀,心中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凌辱,但是努力含弄,反而会加速自己的失身,不禁要哭出声来。可是她口中正承受着阳具的蹂躏 ,只能发出无辜的唔嗯声,心中更加羞愧不已,身子却跟着慕容修的冲进摇摆起来。

  只听得慕容修笑道:“啧啧,从上面看,你的屁股可也很美哪,又圆又白,摆来摆去的,嘿嘿……”蓝灵玉羞的无地自容,一边卖力吞吐 ,下体也被他的言语刺激得泛滥成灾,身体越来越是空虚难受,口中快感却源源而生,嫩唇柔舌生涩地服务着,十根手指在阳具下头不断抚摸搓揉,对两颗小球所在也尽力施为,只盼慕容修能够满意,让她不至于遭受太大的痛苦。

  蓝灵玉努力进行,身体已是全然的顺从配合,心中却仍然感到难言的羞意,口中漏出了又腻又柔的声音:“唔……唔唔……呃、呃……咕 、唔唔……”

  慕容修见她双颊通红,眉梢紧蹙,满身淋漓香汗,忽然又转粗暴,抓住她的头发,腰力快速挺进,阳具连续冲击着她的喉壁,叫道:“他 妈的,小浪货,快加把劲!”蓝灵玉几次被冲得难以呼吸,唇齿间传出柔弱的哀鸣声,只有在手上增加力道,一边安抚着愤怒的大家伙,一边 把阳具吐了出来,稍解压力,不顾一切形象地亲吻舔舐,睫毛上挂着细碎的泪水,唇间满是黏稠,发出模糊的喘声:“啊唔、唔、唔……唔、 唔、嗯……”随着舔吻的加快,喘声也渐转急促。

  慕容修也已亢奋起来,猛力抽动,叫道:“吞进去,快吞进去!”蓝灵玉不及多想,慌忙张口含住前端,正在吹弄,忽听门外响过一阵脚 步声,杨小鹃的声音跟着传来:“三姐,三姐,你在么?”

  蓝灵玉吓得惊慌失措,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脚步声响,杨小鹃没听得回应,又已走了。蓝灵玉心神稍定,又被慕容修的巨物冲得香魂欲 碎,“嗯嗯”几声。

  忽听慕容修大声呼气,叫道:“小浪货,舒服么?”

  蓝灵玉羞惭无地,心中虽然悲苦,却不能否认身体所感到的快意,不及作出反应,慕容修已经在她嘴里释放出汹涌的阳精,一举冲到她喉 头深处。

  “嗯、嗯嗯、咳、嗯嗯嗯!”蓝灵玉一仰头,柔唇离开了阳具,被这猛烈的摧残呛了一下,几欲作呕,发出了哀怨凄绝的叹息,旋即乏力 地垂下了头,不住喘息,白热的阳精随着喘气时的双唇开合而滴落。

  慕容修呼了口气,轻轻抬了一下她的下巴。蓝灵玉心头一震,知道了他的意思,“啊”地叹了口气,含着眼泪,伸手捂住嘴,紧紧闭起双 眼,眼睫颤了一颤,将口中的男子精华咽了下去,眼泪又流了下来,剧烈的喘着气。

  一低头,见到放射过后的阳具沾着不少白浊,又伸出舌头舔舐清理。慕容修笑道:“唷,小浪货倒学得挺快的。”蓝灵玉的矜持已被蹂躏 殆尽,听到慕容修的嘲弄,只是红着脸,不断舔着开始重新养精蓄锐的肉棒。

  忽听门外脚步声又再次响起,停在门前,一个女声叫道:“三姐,原来你在里面嘛!怎么不回我一声……”蓝灵玉心头一跳,还没反应过 来,门板呀然打开,杨小鹃拿着自己的两支短戟走了进来,说道:“三姐……”才说出两个字,喉咙登时塞住了,睁大眼睛,呆在当场。

  眼前所见,蓝灵玉全身赤裸,和慕容修同在一床,趴在他身前,小手轻轻摸着他的肉棍,丁香小舌舔舐着上头的白污,美丽的身体被汗水 浸濡得闪亮,绛唇之间是一条条稠黏丝线,口中还回荡着无奈而诱人的唔唔声音。杨小鹃惊声大叫,退了几步,支支吾吾地道:“三……三… …三姐,你……你在跟……慕……慕…

  …“她从未见过这位义姐有如此放浪形骇的模样,登时心中慌乱,一张脸红得如苹果一般。

  然而蓝灵玉更是震惊,一时之间仿若五雷轰顶,慌忙抬头,道:“四……四妹,我这是……这是……”却见杨小鹃低头跑到桌前,放下双 戟,低声道:“三姐,这是……你……你的……掉在后院了,我……我……拿来给你……”见到慕容修投射过来的眼光,心中一急,更说不好 话,结结巴巴地道:“对……对不起,我、我……我……我出去了!”一个箭步冲出门去,砰地关上了门,廊上脚步声飞快响过。

  蓝灵玉惊叫道:“四妹,我不是……不是……”身子一软,卧倒在床,脑中陡然清醒过来,想到刚才杨小鹃进房时自己的样子,任谁看了 都会想是自愿的动作,当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再回想先前屈服于慕容修所作之事,简直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淫秽行径,居然顺其为之,身 体还觉得舒服难言,心里对“小浪货”

  的称呼丝毫不能反驳,一想之下,当真羞惭无颜,双手掩面,呜咽着哭了出来,泪水滚滚而下,几乎泣不成声。

  慕容修眉头一皱,拿起蓝灵玉的衣服,往她肩上披去。蓝灵玉一把夺过,哭叫道:“你别碰我!”慕容修却无甚反应,看着蓝灵玉一边啜 泣,一边穿上衣服,好一阵子,才开口道:“干嘛哭得这等厉害?”

  蓝灵玉穿好衣物,哭声仍止不住,大声叫道:“你满意了没?连四妹……四妹都看到了……我……我这种模样……”慕容修微笑道:“可 美得很,不是么?”

  蓝灵玉似乎没有听到,屈身抱头,哭成了个泪人儿,喃喃地道:“小浪货,小浪货……我……我怎么去见庄里的姐妹……”慕容修束好腰 带,笑道:“这又如何?再简单也没有了,你嫁给我不就顺理成章了?”

  蓝灵玉羞愤已达极点,下了床,回头瞪着慕容修,一抹眼泪,叫道:“大慕容,你作恶多端,别想再得寸进尺!”慕容修收起笑容,道: “你当我是说笑么?

  我慕容修看得上眼的女人,却也不多。“蓝灵玉怒声大叫:”不要说了,我不会再被你羞辱!“

  蓝灵玉说毕,走到桌边,抄起一支短戟,朝慕容修望去,轻声道:“大姐、二姐、四妹,来世再会!”手腕一转,戟锋银光回划,猛地往 颈中疾划而过。

  慕容修大惊,叫道:“你干什么?”他只道蓝灵玉持戟,是要来跟自己拚命,万万想不到她竟然挥戟自戕。但见银芒闪过,一瞬之间,慕 容修飞身而至,右手疾探,牢牢抓住戟柄,然而蓝灵玉颈中鲜血已飞洒开来,锋刃染红,蓝灵玉向后颓然倒下。

  慕容修夺过短戟,随手一抛,将她平置地上,叫道:“笨丫头,干嘛寻死?”

  左手食中二指并起,压住她胸口“紫宫穴”,真气源源注入,右手立即封住她颈周穴道。蓝灵玉痛苦地呻吟一声,低声道:“你还想把我 怎么样?我想要死,你也要插手?”

  她这一下挥戟自杀,来得太过突然,慕容修武功纵然极高,仍然被她划出了一大条血痕,若再迟得一瞬,此时蓝灵玉已然香殒玉碎。慕容 修取出金创药给她敷上,怒声道:“傻丫头,是上最蠢的便是自残性命之人,你怎地这么想不开?”

  蓝灵玉伤处剧痛,咬紧牙关,低声道:“活着再给你糟蹋凌辱?我不如死了干脆。”

  说着几乎又忍不住落泪。

  慕容修哼了一声,拿过自己的衣服,撕下袖子上一条布条,将伤口包扎妥当,站了起来,沉声道:“你当真觉得如此痛苦,宁可一死?一 点快乐也没有么?”

  蓝灵玉按住伤口,缓缓起身,并不言语,望向一旁,眼中神色又是冷漠,又是哀凄。

  忽见慕容修左手一张,道:“既然如此,就是我错了?嘿嘿,要我慕容修认错,可也难得!”说着右手四指握起,食指伸出,左手掌握住 食指,猛地用力一拔,但听一下“喀剌”声音响起,慕容修右手食指指骨断碎,整根手指自指根处起被拔离手掌,鲜血泉涌飞溅。

  蓝灵玉骇然失色,叫道:“你……你……”慕容修左手往桌上一拍,将右手食指放在桌上,手掌断指处血肉模糊。但听他说道:“这根指 头第一个污辱你,我先把它给除了。至于下面这个害你的东西,日后你若要动手,悉听尊便,慕容修说话从不反悔。”说话之时,神色凝重之 极。

  蓝灵玉既感意外,亦觉骇异,向那根血淋淋的断指一望,再一看慕容修,右手鲜血尚在不断滴下,自己拔下自己的手指,光是思及便令人 失色,慕容修脸上却无半分痛意,只是表情十分沉重,心中突然有些不忍,低声道:“你不痛么?”

  慕容修嘿嘿一笑,声音却有些干涩,道:“大慕容从不知疼痛为何物?”又道:“你若不想现在动手,我可要走了。”蓝灵玉却不回答。

  慕容修右手拿起床上的衣袍,鲜血立时沾染了一片红,回头看了看蓝灵玉,身形一起,推开窗子,自窗口窜了出去,几个起落,便即失了 踪影,房中只有蓝灵玉一人悄然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