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 第两百一十四章 唐门大小姐

  “不好,这是唐门绿影毒,大家快闭气停止呼吸!”

  当绿雾在人群中蔓延开来之时,周围顿时一片骚乱。

  绿影毒是唐门一种十分可怕的奇毒,它由绿蝎子,昊天蜈等六种奇虫混合而成,能使武者在瞬间失去行动能力,任人宰割。

  它足以在唐门众多毒药中排进前三,由它炼制而成的飞刀更是让人防不胜防,甚少有人会注意到那飞刀之中还会搀杂着这可怕的绿影毒。

  而那名暗中出手之人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才会对蒙丽发起突袭。

  “啊,咚咚!”

  话声人落,周围便有几人不小心中了此毒,接连扑通倒地,只见他们口吐白沫,全身好似腐烂了般浮肿起来,看起来犹为吓人。

  “还真是一些狠毒的家伙!”

  蒙丽冷冷一笑,也不见她手上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玉扇轻轻一摇,这些可怕的绿影毒就被舞成一股旋风朝来路反卷了回去,直袭唐门众高手。

  “咦,好惊人的手段!”

  被一干唐门高手拥簇在正中间的马车内陡然响起一声娇呼,话声方落,一道红色倩影瞬间从马车内疾掠而出,只见她衣袖一拂便将这反卷袭来的绿雾给击散。这一手功夫确实极为了得,就连李逸飞都忍不住刮目相看起来,目光顿时在来人身上微微一扫,下一刻,他双目陡然大亮,嘴角不由浮起一抹邪笑来。

  这名出手之人竟是一名容颜艳丽的绝色女子,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武士服,身材玲珑浮凸,堪称完美,给人一种高贵冷艳的感觉。若说她身上硬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目光太犀利了,犀利得让人不敢直视,那些唐门高手一见红衣女子现身,便齐齐躬身行礼。

  “参加大小姐!”

  “嗯!”

  红衣女子冷冷地应了一声,美目一转,顿时向李逸飞这边瞥来,大声质问,道:“阁下刚才纵容手下打伤我唐门弟子是什么意思?”

  李逸飞摇头暗自冷笑,眼前这个红衣女子到会倒打一杷,他刚才还没有质问对方为何无缘无故出手偷袭他的车夫呢,结果这个唐门大小姐居然质问起他来。

  想到这里,李逸飞顿时冷哼一声,道:“本公子还没问你刚才怎么击伤我车夫呢,你这个小丫头竟敢还指责本公子的不是来,莫以为本公子是那么好欺负的不成?”

  “你、你……”

  红衣女子闻言被气得不轻,只见她一脸铁青的娇斥,道:“你可知道本小姐是什么人,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变成一具骷髅!”

  话声方落,只见红衣女子衣袖一拂,滋滋,一条翠绿小蛇顿时从她衣袖内疾掠而出,对着李逸飞怒目而视,好似要择人而噬。

  “嘶,是翡翠玲珑蛇!她居然是唐门大小姐,唐嫣然,那个江湖绝色榜上的绝色美人,难怪容貌如此出众,刚才我还以为是哪个仙女下凡呢!”

  “嗤,天上的仙女又如何,唐家大小姐绝色倾城,是绝色榜上排名前三的倾城佳人,能够在容貌和气质上胜过她一筹之人,恐怕也只有静斋仙子白若云,以及天魔宗妖女陆香兰了。其他人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真没想到我今日竟有幸一睹唐门大小姐的绝世丰采,当真是死而无憾了。”

  “不错,唐门大小姐的艳名早就名动江湖,但是能有幸能见到她真面目的人却是极少地!”……

  “唐门大小姐,唐嫣然?那个能与白若云和陆香兰争锋的绝世美人,怪不得长得如此美艳!”

  耳边听着周围人群传来的惊叹声,李逸飞这时终于有些恍然。

  唐嫣然是唐门现任门主唐霸天的掌上门珠,一手暗器功夫和施毒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她老子唐霸天还要厉害三分,更可怕的是她小小年纪,武艺就是十分高深,据传她在十六岁花样年华时就早跨入宗师之境,如今十年时间过去了,她的实力肯定只会更加的强大。

  唐嫣然闻言顿时一脸傲然,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李逸飞,道:“臭小子,现在知道本小姐是谁了吧,还不乖乖滚过来赔礼道歉!”

  唐嫣然颐指气使,那神情就向高高在上的女皇不可一世。

  “咯咯!”

  蒙丽和顾影儿闻言突然咯咯娇笑了起来,妩媚地道:“爷,那丫头居然要让您赔礼道歉呢!”

  李逸飞没好气的白了身旁两个大美人一眼,然后对着唐嫣然嗤笑,道:“小美人,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觉得本公子会向你赔礼道歉吗?”

  唐嫣然闻言顿时愤怒的娇斥,道:“你竟敢拒绝本小姐的好意,玉儿,你去替本小姐教训一下那个臭小子!”

  唐嫣然玉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翠绿小蛇玉儿的小脑袋,然后玉儿整个人顿时双目放光,兴奋的鸣叫起来,那细小的蛇尾在唐嫣然手上轻轻一卷,便要闪电般袭来,正当此时。

  “嫣然侄女,不可卤莽,你忘了你爹爹临行时对你的叮嘱了!”

  一名童颜鹤发的黑衣老者从人群中走出,对着唐嫣然大声斥责道。

  “二伯,那小子实在太嚣张狂妄了,他的人打伤了我们的弟子,居然还不赔礼道歉,着实不把我们唐门放在眼里。今日若是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以后还有谁会对我唐门心生敬畏!”

  唐嫣然大声争辩,然而她手上的动作还是停滞了下来,直惹得玉儿一阵鸣叫不满。不过主人有命,小家伙到也不敢胡乱生事,只是用它那双阴冷的三角眼怒视着李逸飞,咬牙切齿,十分凶残的模样。

  黑衣老者暗暗摇了摇头,他这个大侄女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冲动了,随即跨步来到唐嫣然身旁低声说道:“嫣然侄女,你刚才已经出手领教过对方的功夫,难道现在你还没察觉出来对方实力深不可测,一名随从的功夫便已经如此了得,你想想他们的来历又岂会简单。我观这三人气度不凡,举止高贵,定不是普通之人,我们实不宜结下这样的大敌!”

  黑衣老者毕竟是老江湖,他一眼就看出了李逸飞三人的不凡。

  听黑衣老者这么一说,唐嫣然心中的怒气顿时冷却下来,论其看人的眼光,她是拍马也赶不上自己这位二伯,随即美目闪烁地道:“二伯,你是说这三人可能拥有强大的背景?”

  黑衣老者微微颔首,道:“不错,这三人即便不是江湖上那几个名门大派的子弟,也肯定是朝廷中人,否则我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哪一家拥有实力强大的随从。”

  “二伯所言甚是!”

  唐嫣然点了点头,然后狠狠瞪了李逸飞,道:“臭小子,本小姐今日心情好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下次再让我碰到你这个混蛋,定有你好看的!”

  “我们走!”

  说完,她就招呼唐门众弟子重新赶路。

  李逸飞看着唐嫣然逐渐消去的背影,顿时摇头一笑,道:“这个小丫头美则美矣,就是太泼辣蛮横了,实在缺乏管教!”

  顾影儿这时凑过头来,暧昧的笑道:“爷,你是不是又动心了呀?臣妾看小丫头长得如此美艳,更难得是身材还这般火暴,若是调教一番之后肯定能让爷您欲仙欲死,可比你外面的那些小情人强多了!”

  李逸飞闻言顿时没好气的白了顾影儿一眼,大手在美人儿那向后隆起的惹火雪臀上用力一拍,道:“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又皮痒了,爷有你说得这么色吗?那小个丫头美则美,但却浑身长刺,我可不想在跟人欢好的时候还堤防着床上会不会跑出一条毒蛇来。”

  “哈哈,爷你真逗!没想到爷也有害怕的时候呢!”

  李逸飞的话顿时让两个大美人放声大笑起来,那瞬间绽放出的醉人风情直惹得周围人群一阵侧目。

  “你们这两个小妖精看来是真是皮痒了,爷马上就家法伺候!”

  李逸飞邪邪一笑,双手直接揽住蒙丽和顾影儿的纤纤柳腰,跨步走上马车。

  “咯咯,臣妾才不怕哩!”

  蒙丽妩媚的嗔了李逸飞,媚眼直勾勾充满了荡意,那妖娆的身子直接瘫软在了李逸飞的怀里。

  另一边,顾影儿已经开始在李逸飞的胸膛上轻抚了起来。

  “哈哈,我看你们这两个小荡妇看到又是发浪了,爷这就来喂饱你们!”

  李逸飞放声大笑,直接将怀里的两个美人扔到了软榻上。

  车内春色无边,外面却艳阳高照,马车在荒凉的官道上行驶了小半日之后,终于缓缓驶入城郊。

  宜山城是天台山脚下一座偏僻的小城,说它小,那只是因为这里居住的百姓极少,远不到那些大城的百分之一,然而它的面积却是一点也不小,是蜀中一个面积最大的城池。

  随着武林大会的日益临近,这座小城顿时变得越发热闹起来,许多江湖人士从各方涌来,齐聚这座偏僻的小城内。

  而李逸飞在接连疾赶了三天路之后,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宜山城。

  “宜山城到了,接下来也该去见那个幕后黑手了!”

  李逸飞偏头望着城内那川流不息的人群,思绪却早已飞到了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