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老师刘艳 - 第二百五十五章这才叫做爱

  「艳姐,我还想要。」马军双臂紧紧搂住美艳表姐的细腰,整个身体贴了上去,胸膛用力挤压着那饱满结实的大奶子,嘴巴在女人粉白的脖颈上亲吻着,刘艳的身子很快就变得瘫软如泥,男生身上那种雄性荷尔蒙让她迷乱不已,她本能的扭动着腻滑的莹白玉体,颔首低眉,顺从的任由男生抚摸亲吻自己的身体。

  刚才马军不仅仅捅破了自己下身那层膜,更将两人之间那种无形的隔阂给彻底撕碎,她在马军面前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当马军的阴茎插入她阴道那一刻起,她和马军的关系就发生了本质性的改变,她的肉体曾经只属于许志鹏一个人,可是现在另外一个男人,不,一个男孩,却强势的进入到了自己的生活,彻底搅乱了自己的世界,现在更是取代了丈夫许志鹏的角色,蛮横的占有了自己的身体。

  「马军,进来吧。」感觉到马军那胀大的火热阴茎再次顶在自己下体磨蹭着,刘艳分开白腻修长的双腿,用手握住肉棒温柔的引导着,缓缓将男生那根阴茎对准自己肉缝,男生的龟头缓慢而坚定的再次插入阴道,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今晚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只想尽情的放纵一次。

  再次进入到表姐体内,马军顿时如同一头活蹦乱跳的小马驹,尽情驰骋起来,趴在表姐身上肆无忌惮的冲刺起来,面对着成熟性感的表姐,他忘了自己学的那些调情技巧,如同处男一样在刘艳身上耸动着。

  刘艳身上每一处都是那么撩人,光滑白皙的肌肤,硕大浑圆的豪乳,纤细的蛮腰,紧翘臀部,修长大腿,紧致幽深的蜜穴,每一秒都让他欲火高涨,神魂颠倒,只觉得表姐阴道内那湿滑柔软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自己的龟头,有节奏的吮吸着肉棒,越发激发出他征服的欲望,经历过两次失败的插入,此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向表姐证明自己雄性的力量,毫不怜香惜玉的粗暴的挺动肉棒,顺着皱褶密布的腔体往阴道深处插去。

  「啊……」刘艳丰耸肥美的肉臀登时绷紧,被男生那粗壮异物插入下体的强烈感觉让美艳少妇几乎魂飞魄散,身体抽搐不停,不停吸着冷气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双手死死抓着身下的床单,柔软纤细的腰肢挺直如弓弦,白花花的臀部耸翘起来,湿润腔体本能的扩张开来将男生的肉棒吞了进去,巨大龟头借着淫液的润滑深深的插入了腹腔内部,直接顶入了柔软娇嫩的子宫颈口,顶的子宫腔体一阵剧烈痉挛。

  那粗野的动作仿佛要把她下体给顶穿一般,刚刚破身的刘艳被下体着强烈的快感刺激的娇声呻吟起来,那种痛苦和快感交杂在一起,混合着内心强烈的堕落羞耻情绪,让她大脑一片空白,身体越发软绵绵的,任由男生在自己体内深深浅浅一下下抽插着粗长的肉棒,只觉得这半年多的寂寞和折磨全都一扫而空。

  「爽啊。」马军抖擞精神,在表姐体内飞快的抽动着粗长的肉棒,一进一出之间只觉得女人腔体内那湿滑娇嫩的层层肉壁套弄吮吸着火热的阴茎,销魂快感纷至沓来,让他根本无暇去考虑从白晓艳、李雯几女身上学到的各种各种性爱招数,所谓大巧不工,重剑无锋。

  此刻他只是凭借本能用力抽插着,每次深深插入,龟头顶撞到敏感的子宫嫩肉都让刘艳娇躯颤抖,插得素日高贵典雅的豪乳老师娇声呻吟,而肉棒拔出之际却又让刘艳下体空虚难耐,忍不住抬起玉臀套弄肉棒,破处的疼痛渐渐被麻痹感所取代,阴道内壁的皱褶和粗长坚硬的肉棒冲撞摩擦之下产生了强烈的痉挛收缩,腹腔内的快感让她成熟丰满的少妇胴体如同触电一般的颤抖,渐渐攀上了性爱的极乐巅峰。

  马军这次状态神勇,连续抽插了十分钟还没有射精的欲望,只觉得卧室内闷热难忍,身上汗如雨下,而刘艳那雪白成熟的玉体上也是香汗淋漓,粉色壁灯照射下,白皙如玉的肌肤泛起一层妖艳的红晕,圆滚滚的肉臀不住扭动,红润湿滑的大阴唇被干的外翻,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刺激着男生的神经,他一边挺动腰臀,让大肉棒冲撞着表姐娇嫩花心,一边伸手贪婪的抚摸着对方滑腻结实的肉臀。

  刘艳被男生操干的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少妇成熟的肉体如同一堆干透了的柴火,此刻被马军那根烧红的铁棍点燃,顿时燃起了滔天火焰,胸前两只硕大肉球更是颤巍巍的上下抖动着,让马军看的一阵目眩神迷,只见那两只玉乳圆鼓雪白,曲线诱人,呈现完美的水滴形,此刻白皙光滑的乳肉透着一层桃红色,粉嫩的乳头硬生生的翘立在乳房前端。

  他忍不住俯下身子用手抚弄豪乳,嘴巴含住那两颗嫣红乳珠肆意舔弄吮吸,屁股更是一高一低的耸动着,让硬如铁棒一般的阴茎在表姐温暖湿滑的销魂蜜穴中来回抽插,龟头摩擦着肉穴内每一次皱褶,那种飘飘欲仙的快感如同浪潮一般一波波的袭上心头,让他心神俱醉,这他妈才叫做爱!

  刘艳压抑许久的情欲今晚也得以全方位的宣泄,以前和丈夫做爱,许志鹏那短小的阴茎让她很难尽兴,此刻下身被马军的大肉棒撑得又满又胀,那种异常充实的感觉美妙无比,那种前所未有过的巨大快感和酥痒让她彻底沦陷在和马军的畅快性爱中。

  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张丽提到和马军做爱时眼睛会亮晶晶的,而且气色也越来越好,一看就是被男人滋润过的,原来真正的性爱是如此的销魂美妙,和之前自己和许志鹏的夫妻生活完全是天壤之别,男生的每一次插入都让她娇躯颤抖,不停呻吟着,双臂紧紧搂着男生的脖颈,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紧紧夹着对方的腰部,热情主动的迎合套弄着那根让自己欲仙欲死的阴茎。

  「艳姐,好爽啊。」马军此刻爽的已经无以复加,凑到刘艳脸上含着对方红润小嘴不住亲吻着,舌头深入到小嘴里搅动着,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那香甜津液,品尝着美艳表姐丁香小舌的滋味,下身更是逐渐发力,由慢到快,由浅至深,大力冲撞着那肥美诱人的蜜穴,胯部和女人肥厚结实的臀部碰撞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马军的龟头本来就大,而刘艳的阴道又是出奇的紧致,每一次来回滑动龟头都会将阴道内每一处细微的皱褶触碰的无微不至,那种强力的刺激让刘艳难以自己,呻吟声越来越大,内心深处长时间压抑的饥渴欲望此刻全都爆发出来,双手双脚死死缠着男生的身躯,肉体更是越发火热滚烫,下身蜜穴被肉棒捣鼓的淫水四溢,每一次阴茎拔出来都会将那两瓣饱满肥厚的大阴唇带的外翻,露出里面娇嫩的阴道内壁,淫水汩汩流淌而出,将两人下身交合处浸的湿湿的,黑亮浓密的阴毛都铰接在一起,如同连体婴儿一般难分难舍,随着阴茎和肉穴内壁摩擦的越发剧烈,那种让人难以言说的快感冲击着这对表姐弟的身心。

  自己恐怕是要下地狱了吧,刘艳大脑一片空白,浑然忘我,把一切的道德、规矩、禁忌、顾虑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只是本能的扭动蛮腰,抬动肉臀迎合着男生的抽插操干,那白皙的娇靥上恍如醉酒一般浮现红润,娇艳欲滴,双眸更是春意盎然,朱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喉咙里发出如泣如诉的婉转呻吟,「嗯,马军,表姐好舒服,嗯,用力一点。」

  听着表姐那荡人魂魄的放浪呻吟,马军顿时欲火高涨,血液沸腾,忘了刘艳是自己表姐,也忘了刘艳是有夫之妇,只知道身下这个女人让自己享受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滋味,他奋力抽插着,双手抱着刘艳两条浑圆结实的美腿,看着自己湿漉漉的鸡巴不断进出入着女人那娇嫩肉缝,那滑腻紧致的阴道夹弄着龟头,心中又是得意又是享受。

  刘艳的小穴一点也不亚于曹梦、李雯和白晓艳的名器,幽深堪比高红梅,紧致如同李雯,娇嫩仿佛曹梦,曲折胜似白晓艳,滋味之销魂,非亲身体验难以想象,小穴内挤压的力度直透背脊,舒爽的他难以忍受,挺腰抽送的每一次都使足了气力,胯部和女人粉臀撞击啪啪作响,将这个一向高傲冷艳的豪乳老师肏的淫水泛滥,小腹下面一蓬乌黑冶媚的阴毛黏成一片,那景象真是淫靡至极,一时间卧室内回荡着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男生剧烈喘息声和女人放浪的呻吟声,还有肉棒在女人美穴中抽插的咕叽咕叽声,听的人血脉偾张。

  刘艳只觉得一阵阵畅快无比的滋味冲击着身心,那国色天香的娇艳脸蛋上更是红霞弥漫,媚态横生,白净肥腻的玉臀上下起伏,盈盈一握的蛮腰扭动的越发厉害,敏感花心被那火热龟头又捣又磨,两条白皙大长腿用力夹着男生的腰部,十个脚趾紧紧蜷缩着,此刻这个豪乳老师心中的淫欲彻底被男生的肉棒唤醒,如同一头发情的母兽一般疯狂索取着,拼命的扭腰抬臀,几乎和男生融为一体。

  忽然刘艳那白皙丰满的玉体一阵僵硬,牙齿紧咬红唇,两条藕臂搂紧男生脖颈,下身销魂肉洞猛然紧缩蠕动起来,似乎将要男生的阴茎夹断,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一种酥麻入骨的极致高潮如同暴风雨一般席卷全身。

  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让这个豪乳少妇玉体不住抽搐颤抖,顿时掀起一阵诱人的乳波臀浪,她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头颅高高往后扬起,从花心深处喷涌出一股热乎乎的淫水,喷射在男生的龟头上,瞬间娇躯一软,瘫软在床上,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表情,在马军这一轮不要命的冲撞下,她终于攀上了女人最梦寐以求的性爱巅峰,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