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 第194章、疯狂的徐夫人

  “徐夫人……”

  彭磊刚一张口,一只小手已捂住了他的嘴……

  “不,你又忘了,别叫我徐夫人,叫我的名字……”

  闵霞低低的呢喃着,象一只不肯安静的小猫,蜷缩在他怀里缓缓的挪动着……“小磊,我叫你小磊可以吗?你告诉我,你今天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吗?”

  “那我叫你霞姐吧?霞姐,我也是偶然看到你和他一起从车里下来,因为担心你被他骗了,所以就跟着你俩进了餐厅……”

  彭磊不露声色的地说,“霞姐,你真的不去医院了?”

  “不用了,你送我回家,洗个热水澡,再好好地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闵霞抬起头来紧盯着他的眼睛,眸子里象是含着无尽的春水……

  两人的脸相距无此之近,芳香如兰的气息喷在他脸上,痒痒的,让人心旷神怡的同时,心底里的那一丝欲望也越发的强烈了……

  彭磊再也无法抗拒,一口含住了她的唇,而她象是早已等得有些焦急了,两唇甫一相接之际,她立刻便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的张开樱桃小嘴,伸出丁香小舌寻找着他的舌头,与他激烈的纠缠着,一对翘乳紧顶在他的胸前厮磨着,小手更是无意识的在他身上胡乱地摸索着,忽然间来到了他的胯间,隔着裤子握住了他的棒状物体来回的抚摸着……

  彭磊被她逗得邪火直冒,恨不得在这窄小的出租车里把她给办了……他第一次发现,闵大美人情动起来竟是如此的热情如火,与她之前那种冷美人形象简直是判若两人,难道她刚才中的是春药,或者这才是她的真性情?

  到这时侯彭磊也顾不得被司机看见了,大手从她的衣襟下面撩上去,沿着那光滑如脂的肌肤一路直爬到那对波涛汹涌的雪峰上,把那罩罩往上一顶,握住了两团软绵绵的嫩肉,细细的把玩起来,她的乳尖早被情欲撩拨得涨立起来,乳房绵软而富有弹性,肌肤滑腻不堪,摸上去舒爽无比……

  两人一边热吻着,一边探索着彼此的身体,忽然发现周围一片寂静,扭头一看,不知何时车子已停在了幽静的小区门口,四十多岁的大叔司机悄悄地坐在前面望着窗外,想是不忍打搅这对嘻戏中的鸳鸯……

  十块钱的车钱,彭磊给了他二十,司机正要找他钱时,彭磊头也没回地说:“不用找了,多谢司机大叔了……”

  已然扶着闵霞走远了……

  进了徐夫人家,她家的小佣人望着满脸潮红,被彭磊几乎是搂在怀里的闵霞,吃惊的问:“霞姐,你怎么了?”

  “没事,喝醉酒了……小惠,你今晚哪也别去,就在楼下看电视吧!彭先生,麻烦你抱我到楼上去……”

  闵霞强忍着体内阵阵涌动的春潮,故做平静地吩咐着……

  彭磊注意到她说是‘抱’而不是‘扶’,当下也不在客气,在小保姆惊讶的目光下将她抱在了怀里快步向楼上走去……

  经过下车后的这段缓冲,彭磊也冷静了下来,进了卧室,彭磊将徐夫人放倒在宽大的席梦思上,扯下了她缠在他脖子上的双手,道:“霞姐,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再好好地睡上一觉就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真的要走了吗?”

  闵霞此时的忍耐几乎已到了极限,薄薄的两片红唇被她咬得苍白发青,痴痴地望着他,这笨蛋真的不知道人家的心思,非得要人家说出来不可吗?

  “嗯,艳艳还在等着我……”

  彭磊不敢看她的眼睛,此刻就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她的意思……

  “彭磊,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刚才那个臭流氓给我下的是什么药吗?”

  闵霞热情如火的望着他,双手象是无意识地从自已的双峰上轻轻划过,黑色丝裙下一双洁白光滑的玉腿也纠结在了一起,上下来回的摩擦着……

  彭磊道:“我知道,应该是一种催情的药物吧?”

  “那你一定知道这种药要怎样才能解了吧?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我的身体吗,现在我的老公不在家,而我又中了春药,急需要跟男人……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还等什么呢?”

  “霞姐,我承认我是很想得到你,因为你的美真的很让我迷恋……虽然我这人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可我也不想趁人之危,在这种时侯占有你,这样不太好吧……”

  彭磊一本正经地说着连自已都不相信的鬼话,要不是另有所想,他早就扑上去狠狠地占有她了……“霞姐,这种药并不难解,你只要去洗个冷水澡就行了,一会我再让保姆给你泡杯菊花茶来醒醒酒就没事了……”

  闵大美人虽然情欲炽身,但仍旧保持着一丝清明,虽然他装得很象那么回事,可他那双不时地盯在她两腿间的眼睛却暴露了他的内心,他一定是在报复她上次放他鸽子的事,否则他也不会躲着她,甚至一直都不肯回她的信息,甚至在此刻自已就躺在了他的面前,他也不愿主动的来抚慰自已,而是要自已彻底的放下尊严来求他……

  想到这里,闵霞忽然妩媚地一笑:“好吧!不过我有个要求,你得一直呆在这里,等到我确信自已没事了你才能走……”

  “好,我答应你……”

  “抱我到浴室去……”

  闵霞娇媚地伸出了小手……

  闵霞的卧室里有一个单独的浴室,彭磊抱着她进了浴室,刚要很绅士地退出来,却被她拽住了不放:“帮我把衣服脱了,我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靠,这不是在故意折磨我吗?她的衣服很好脱,从后背把拉链轻轻一拉,整个黑色连衣裙便脱落在地,露出她隐藏在里面的曼妙迷人的胴体,黑色的文胸和薄薄的三角内裤与她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越发的性感妖媚,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强烈冲击……

  彭磊感觉到自已快要流鼻血了:“这样可以了吗?”

  “为什么不把剩下的也脱了,难道你的女朋友也是穿着内衣洗澡的吗?”

  闵大美人轻轻地吃笑起来……

  彭磊一咬牙,把她身上最后的那两件布片也脱了下来,在脱她小裤裤的时侯,他的手有些颤抖,象是不经意的用手指触碰了下她神秘处的那些杂草,惹得她吃笑不已……

  脱完了最后的那件小裤裤,彭磊已是满头大汗了,上次在酒店里只隐约窥见她的一丝春光就让她跑了,而这一次她就站在他的面前,任由他脱光她的遮羞布,毫无遮拦地让他欣赏着她美伦美奂的身体,纤腰盈盈,玉腿修长,肤白如雪,滑嫩如脂,玉乳不大不小,丰润而挺翘,上面两粒粉红的樱桃因为情动而早已悄然挺立起来,两腿间的花园处,那一小丛青黑色的毛毛,被她精心的修整过,象一朵花似的傲然绽处着,上面似乎还沾着滴滴晶莹的露水,再往下便是那迷人的花园圣地了,她的蜜穴象一只饱满而圆润的馒头,中间微微地裂开了一道细缝,顶端那粒小巧的阴蒂微微凸起,两片鲜艳的阴唇花瓣般从裂缝处盛开……

  这女人实在是太美了,彭磊虽然见过也推倒过不少的美女,但象徐夫人这样,将美艳绝伦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却还是首次见到……英姐和段芳都没她漂亮,且略过丰满,小师姐赵梅和水灵张婧她们都还太青涩,艳艳的姿色和身材虽和她有得一比,但在气质上却要输她一筹……

  “看够了没有,要不要来摸一下?对了,我都忘了,你是正人君子嘛,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呢!”

  闵大美人放肆地笑了起来,竟抚摸起自已那双丰翘的雪乳来……

  “没——哦,那你慢慢洗,我这就出去……”

  彭磊不敢再看了,他怕再看下,鼻血会飞溅出来……

  “不行,你就在这里呆着,等我洗好了,你再抱我出去……”

  不等他有所反应,闵霞已微笑着把门给关上了,走到淋浴喷头前还不忘将他一军……“不过,你最好把眼睛闭上,免得一会我怕你看了受不了,会忍不住想要强暴人家的……”

  “放心,不就是看美女洗澡吗?这一点定力我还是有的……”

  所幸这卫生间还足够大,彭磊咬着牙靠在门上,傻傻地望着闵大美人就这么光着身子在眼前晃悠着,胯间的那玩意早已顶得了老高,他不得不把双手放在前面遮挡着,以免让她看见了笑话……心内暗道:哼,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侯,一会还不得乖乖的求我上你不可……

  温热的水瞬间洒落在一头麻栗色的长发上,让欲火中烧的闵美人稍为冷静了一点,但仍旧无法抑制体内那股绵绵不息的欲望,她已分不清到底是因为那媚药的原因,还是她自已久旷房事,本身就已充满了渴望,此刻的她只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疯狂地欢爱一场……或许在餐厅里彭磊为她挺身而出,当众揭穿许海德的阴谋时,她便已下定这个了决心,可是眼前这家伙实在是坏透了,所以她现在必须要忍,忍到他主动的来向她求欢为止……

  望着靠在门边彭磊,他的眼睛却是毫无顾忌地盯在她的身上,在一个青年男子的面前洗澡,而且还是光着身子一缕未着,这对于她还是第一次,就连她的丈夫也没有享受到这份待遇,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她越发的情动起来,可他竟然无动于衷,他似乎还在笑,不过他的手虽然挡在了两腿间,仍无法遮住那高高鼓起的帐篷和他喉间不停吞咽的口光,闵大美女忍不住想笑起来,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侯?

  想到这里,闵霞忽然把手伸到了两腿间那处神秘之地,借着泡沫的遮挡,在那妙处轻轻的搓弄起来,刚开始她只是为了挑逗彭磊,却没料到中了媚药后的自已竟是如此的敏感,小手只轻轻的触碰到阴蒂,立刻便引起了一阵阵的酥麻快感,全身几欲瘫软,手指亦禁不住从裂缝处探了进去,在软肉叠生的湿滑小穴内飞快的抽动了起来,小嘴里亦忍不住发出阵阵撩人的呻吟声……

  只有天知道,这时侯的彭磊抓狂得都快要发疯了……他真后悔自已刚才为了跟她玩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竟然装起了什么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现在眼看着这么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儿脱得光溜溜的站在面前,这还不算,还在他面前做出极为诱人的挑逗动作,看着她的手划过的凹凸曼妙的娇躯,在她那迷人的娇羞之地抠挖拨弄着……

  奶奶的,平日里那个端庄冷漠的徐夫人忽然间变得如此疯狂竟然当着自已的面自慰,如此喷血的画面让他的眼睛象是要喷出火来,小弟弟奋然挺立着,几乎要把他的裤子给顶穿了……

  最为迷人的景色都让那一大堆白色的泡沫给挡住了,可那动人的呻吟声却无时不在撩拨着他脆弱而坚强的小弟弟……不管了,管他什么君子不君子的了,这时侯他要再不上那还是男人吗?

  就在彭磊忍不住要有所行动时,徐夫人却率先忍不住了,她猛地冲了过来,湿漉漉的娇躯就这么投进彭磊的怀里,将他顶在了门上,后脑勺碰得生疼,而她的双臂象两条柔软的蛇,缠在了他的脖子上,迷人的红唇已吻上了他的唇,将矛软而火热的丁香小舌强行伸进了他的嘴里……

  “磊,我要你,别再折磨我了好吗?”

  闵霞微微地抬起头来,意醉情迷的望着他,在她说话的时侯,两人的嘴相距不过几厘米,中间竟还沾连着一丝晶莹的唾液……“来啊,来干我吧,我要你狠狠地干我……”

  这个徐夫人终于低下头来求他了,彭磊得意地几乎要笑了起来,双手在他滑嫩的肌肤上轻轻的游走着,嘴里却很卑鄙地说道:“霞姐,这样不太好吧?这可是在你家里,万一你老公……”

  “他回江川市了,要过两天才会回来……”

  “那个小保姆……”

  “她什么都不会说的……小磊,算我求你了,你还想折磨我到什么时侯?”

  闵霞娇喘吁吁地说着,不管不顾地脱起了他的衣服,衬衣纽扣一时解不开,竟然被她疯狂地将它一把扯开了……

  “天啊,我的衬衣……”

  彭磊还没来得及心疼他那件两百多块买来的衬衣,便被徐夫人脱了个精光,扯到了逢莲喷头下,将一条玉腿搭在了墙上,小手握住了他那怒挺的宝贝抵在了两腿之间的裂缝处,用龟头在湿润的穴口上来回地搓弄了几下,感觉到它已完全的润滑了,便迫不及待地就要引它入港的时侯——彭磊的手机就在这关键时侯忽然响了……这种时侯打电话来,彭磊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艳艳等不及打电话来催他了……这丫头莫非有什么心灵感应,打电话的时机竟拿捏得也太巧了吧,差点就害他软了下去……

  他正在考虑着该编个什么谎话,徐夫人却已抢先抓过了他的裤子,从里面掏出手机,飞快地打开了机盖,扯出电池随手就扔到了一边……

  “天啊,我的手机……”

  这一次彭磊都忘了心疼了,这女人也太疯狂了吧!让他一时大跌眼镜,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冷若冰霜的徐夫人,情动起来竟然会如此的疯狂……

  “我不许你接……”

  徐夫人又扑了过来,这一次直接就将他按倒在了地板上……

  接下来,更疯狂的还在后面呢……

  可怜的彭磊被按倒在浴室的地板上,徐夫人腾身而上,骑到了他的身上,小手握着他的肉棒抵在了穴口,缓缓的塞了进去,当硕大的龟头完全进入后,徐夫人屁股用力一沉,竟然将彭磊的肉棒整根的吞进洞内,徐夫人啊的一声皱起了眉头,没料到彭磊的肉棒太大太长,竟直接顶到了花心深处的子宫口……但熟女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徐夫人只在短暂的不适之后,便试探着轻轻的套动起来,等到花心内泌出的骚水完全将腔壁滋润之后,便开始扭动臀部,疯狂的套弄起来……

  整个过程之中,徐夫人都象一名优秀的女骑手,披散着一头漂亮的长发骑在他的身上,疯狂地上下耸动着翘臀,动人的呻吟声竟然连楼下看电视的小保姆也听了个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