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 第201章、不许使坏

  “呜呜……

  小梅猝不及防下,被彭磊偷袭得手,大嘴一下子吻在了两片柔软的薄唇上,立刻引来了小梅抗议的呜咽声,双手胡乱地在他的胸口敲打着,刚想骂他‘臭流氓’,没成想刚张一嘴便让彭磊的舌头趁虚而A了。

  当湿滑的小舌头被彭磊擒获的时侯,小梅也彻底的投降了,双手不自觉的环在了他的脖子上,任由彭磊的唇舌侵入她的口腔,不停地戏弄着她的丁香小舌,这种感觉几乎让她象是飘浮在了半空中,整个的身子骨都软趴在了他的怀里,鼻翼间满是彭磊那让人沉醉的男人气自,到后来小梅也情不自禁地伸出小舌与他纠缠在了一起。

  彭磊暗喜不已,这小丫头动心了,看来今晚肯定是有戏了。一边吻着她的小嘴,右手也略略的用力将她紧揽在怀里,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抚摸着,两团突兀的肉包子紧顶在胸前,柔软中带着一丝坚硬,少女的心跳透过薄薄的衬衫传来,有如小兔一般卟卟乱窜,代表着小梅此时芳心内的慌乱和娇羞。

  他的另一只手也在这时侯悄悄地沿着少女的腹部爬了上来,试探性地在她胸前的一只玉兔上轻轻地抓揉着。

  见她没什么反应,彭磊的胆流子也就越发的大了起来,探手就要去解她胸前的钮扣小梅忽地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他,彭磊嘭地就撞在了门上,发出了一声叵响。小梅抹了抹被彭磊亲得满是口水的红唇,羞怯怯地嗔道:“好呀,坏家伙,又想来占人家便宜。”

  “哪有呢,我这不是在帮你找房间钥匙吗?”

  彭磊捂着被撞得生疼地后脑勺,不无郁闷地说。

  “真是笨蛋,人家衬衣上面又没有兜,怎么放钥匙呀!”

  小梅看来真是喝醉了,让彭磊占了便宜都还没反应过来,傻兮兮道,“钥匙在裤兜里呢,快些帮我拿出来。”

  “好,好。”

  彭磊闻言,一时兴奋得忘了疼,伸手就去她裤包里一阵乱掏。

  “哎呀,你干嘛,别乱摸,你摸到哪里去了?笨蛋,在另一边。”

  “噢,”

  彭磊坏笑着又伸到了另一只裤包里,隔着薄薄的布料在少女神秘的边上乱摸了一气,这才恋恋不舍的抽出手来,在她眼前一晃,“终于找着了。”

  、梅早巳羞红了脸,含嗔似羞地望着他,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哟,你揪我耳朵干什么?”

  “臭流氓,坏师弟,愣着干嘛,还不快些去开门。”

  彭磊摸索着打门,客厅里一片敞亮,却没见到小丽,想来小丽早巳睡了,客厅里的灯是她临睡前特意为小梅留的灯。彭磊弯腰把她搂在了怀里,顿时引来小梅的低呼:“你干什么,臭流氓,快些放开我,人家都已经到家了,你还不走?”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瞧你都醉成这样了,我得把你送到房间里才放心。”

  彭磊一睑的诡笑。

  小梅红着脸道:“你要是敢趁机使坏,我就,我就”彭磊笑道:“你就要怎么?”

  “我不告诉你。”

  这杂)目的后劲还真是大,饶是小梅一身的力气,此刻却是一丝也使不出来,只得象小猫似的蜷在他怀里,由他抱着她穿过客厅,进了她的房间,把她放倒在了床上。

  小梅慵懒地躺在床上,望着他小心翼翼地脱去了她的鞋子,接着又起身出去了拿了块毛巾进来,帮她擦拭着脸蛋双手还有“哎呀,臭流氓,你摸人家的脚丫干嘛?”

  “傻妞,别乱动,我在帮你擦脚呢!”

  彭磊抓住了她的一双小脚,细心的擦拭着,她的一双脚丫莹白娇小,一点不象是山里人的大脚,脚趾纤细,足面上丝丝的血管也都清晰可见,彭磊忍不住在她的脚心轻轻抓挠,“傻丫头,你还没洗澡吧,难怪两脚丫臭哄哄的。”

  “我就没洗澡,就是要让你闻我的臭脚,薰死你这个臭流氓。”

  小梅吃不住瘁,娇笑着把双脚往他的脸上一阵乱蹬,却被彭磊抓住了她的双脚,在她的足面上亲了一口。

  吓得她赶紧缩回了脚,羞答答地不敢看他,忽然又蹭地坐了起来:“我想尿尿。”

  彭磊顺口便道:“那我抱你去卫生间。”

  没想到小梅竟‘嗯’地应了一声,便朝他伸出了手,倒让彭磊顿觉意外,他忽然发觉这丫头喝醉了酒,全没了平目的那般泼辣,尽显出少女硕皮可爱的一面来,活脱脱成了一个恃宠撒娇的小女孩了。

  这一刻彭磊倒是全没了一丝邪念,象抱着自己的妹妹一样,轻轻地抱起她进了卫生间,把她放在了马桶上,刚刚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没想到小梅因为喝醉了)舀,又被了憋了老半天,竟当着彭磊的面就把裤子连同里面的小裤裤给脱了下来,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嘘嘘起来,那声音有如激流瀑布,又似小溪流水,那叫一个动听……

  彭磊的眼睛唰地就直了,直溜溜地盯着小梅那两条白生生纤细的玉一腿之间,小梅也在这一刻反应过来,双手捂在要害处,娇滴滴地喊道:“臭流氓真不害燥,偷看人家尿尿,快些转过身去,不许看……”

  “摸都摸过了,看下怕什么?”

  “你……不许胡说。”

  小梅闻言,羞得抓起墙边的纸团就砸了过去。

  彭磊得意地吹了下口哨,但还是知趣地转过身去。

  等到小梅站起身穿好了裤子,又被他抱着回了卧室,丢在了床上,彭磊又去倒了杯热开水来递到了小梅面前:“来,喝点水。”

  “不想喝,我头好疼,难受死了。”

  彭磊看着她楚楚可怜的醉态,心疼不已:“喝不了别喝就是了,谁让你逞能的。下次你再喝这么多j舀,小心我打你屁屁。”

  小梅孩子似的应道:“嗯,我听你的。”

  “那好,把水喝了,好好地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我要你喂我喝。”

  小梅顽皮的把小舌头伸到了唇边舔了舔,眯着双眼望着他,这动作充满了无尽的诱一惑,引得彭磊也开始口干舌燥了:“好,我喂你。”

  张嘴喝了一口水,低头便凑到小梅的嘴边,嘴对着嘴的把水喂了过去等水喂完了,两人的唇舌也早已纠缠在了一起,如痴如醉的热吻起来……

  彭磊刚才在卫生间里就让这丫头逗得心头火起,这一刻再不留情,大手哗地抚了上来,在她火热的娇躯四处游走起来,悄没声息地就抚上了她的酥一胸,趁着这丫头让他亲得晕乎乎之际,不动声色地就把她胸前的钮扣给解开了,剩下胸前的小罩罩却是没办法解开,彭磊干脆把它往上一拱,两只活蹦乱跳的玉兔立刻就蹦了出来,被他一边一个捉在手中细细地把玩起来,奶奶的,好久没摸,这丫头的两只小白兔好象又大了不少,一只手都快握不过来了。

  这下子小梅也很快有了反应,嘴里‘哦哦’地呻吟着,竭力的挣脱开他的嘴,双手胡乱的抓摸着他的头,低低地哼道:“你干嘛,乱摸人家,不要,不要摸……

  彭磊忽地一低头噙住了其中的一只,唇舌在那顶端挺涨的小樱桃上轻轻一啜吸,小梅立刻就没了声息,就只剩了娇躯在他的抚慰下不停地颤抖着。

  彭磊那叫一个兴奋,看来今晚小梅难逃自己的魔爪了。大嘴沿着她滑嫩的肌一肤一路的吻将下去,双孚挥舞着,不一会就把自己脱得只剩了一条小裤衩,又轻手轻脚地把小梅的裤子也给剥了下来。

  少女晶莹苗条的双腿在灯下显得格处的耀眼迷人,小裤裤紧贴在双腿之间,将少女的神秘之处完全的勾勒出来,那妙处如同小山包似的隆起,看得彭磊眼都直了,刚要去解开这最后的一道防线,却被小梅紧紧地抓住了小裤头,惊呼道:“坏蛋,你想干嘛?”

  “帮你脱裤子呀,不脱了怎么睡啊?”

  彭磊无耻地笑了起来。

  “谁说要脱裤了了,人家睡觉从来不脱小裤裤的。”

  小梅傻乎乎地说着,探身把灯给关了,一抬腿把彭磊勾倒在了身边,“快些睡觉吧,我困了,你可不许使坏,要乖乖的哦。”

  彭磊被小梅弄得哭笑不得,可偏生被她八爪鱼似的缠着,一条细长的腿还伸过来夹住了他,竟是动也动不了。

  刚试探着动挣了两下,反被她搂得更紧了,小脑袋还顶在了他的脖子间,唇间呼出如兰的气息,逗得彭磊下面那宝贝涨得难受,直接就顶在了一J梅的腹间“咦,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硬邦邦的,顶得人家难受死了。”

  小梅皱了皱眉,伸手去他两腿间捣鼓着,不知不觉间竟探进了他的裤衩内捉住了它,上下的摸索着,忽然笑了起来,“原来是臭流氓的那根丑东西,好象比原来还要大了许多哦!哼,你要是敢对我使坏,我就把它”小梅恨惟地说着,小手一用力拽着它使劲的摇了摇,疼得彭磊差点叫了起来:“不敢,不敢,我的小师姐,你轻点行不?这可不是胡萝l、,说拔就拔的。”

  心中却有心奇怪,小梅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以前还丈量过?

  “我知道,这不是胡萝卜,而是你们男人的宝贝,丑也丑死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女人喜欢呢,真是怪死了。”

  晕,要真没了这东西,还会有女人喜欢才怪了。彭磊动又动不了,要害又让她捏得紧紧地,无奈道:“小梅,你高抬责手,把手松一松行不?要不然非被你捏断了不可。”

  “不行,我一松开,你就要使坏了。我要一直抓着它,让你没办法使坏。”

  小梅笑嘻嘻地捏着不放,小手竟在上面轻轻的搓动起来。

  奶奶的,这下子彭磊如处水火之中,身子被小梅夹得动也没法动,可偏生两腿间那宝贝却被小梅嫩滑的小手逗弄得硬如坚铁,让他痛并快乐着。

  彭磊轻轻唤道:“小梅,快把手松开。”

  “嗯!”

  小梅应了一声。

  彭磊再推了推她,她反把身子靠得更紧了,鼻腔里发出均匀地呼吸,竟然睡着了。